Amour tabou § 之一 

 

『女性向。BL性質』

  

  

 

 

 


 


 

  他們就像是被操控的魁儡,


 

    即使擁有著自由之身卻也是被命運束縛。


 

  不斷用悲傷堆砌的命運,


 

    終究還是無法壓抑那無時無刻想逃脫的監牢。


 

 –


 

  幽暗的空間,房內的擺設雖簡單卻華麗,正巧迎合巴洛克時期的十七世紀裡,奢華風已經早已遍為普及。


 

  窗邊的人影目送著那嬌小身影離去後,突然的就這麼開口,「這麼冷還出來,你不怕你家大哥生氣嗎?」


 

  膚白色的手輕掩溢出笑意的唇,「那就得看你這邊暖不暖了。」來人是有著色從左肩滑落編織成辮子的長髮,一身華麗的服飾可看出是為貴族身分,肩上還批著手織品的披肩。


 

  「嘖!」大手一揮,暖爐的火顯得更為旺盛,一下子就讓房間更暖和了點。


 

  默迪恩‧埃澤慢慢走進桌邊,瞧見桌上的資料,「看來傳聞是真的呢。」資料上的一角有著男孩的照片,清秀又可愛的模樣,只可惜……


 

  凡斯汀‧賀道名隨手拿起東西遮掩住資料,「你來就是為了這個?」有點不快的語調,顯得冰冷許多。


 

  「這麼快就失了耐心,果然是傳聞中的冷血凡斯。」默迪恩絲毫不畏懼的從口袋中拿出一份信封擱置在桌上,「不鬧你了,這是哥哥得到的資料。對你--應該會很有幫助。」拉了拉披肩,「那麼,我該走了,哥哥在外頭等了。」


 

  默迪恩的身影慢慢往門口走,他不是個狡猾的人更不是好心人,畢竟在他們的世代裡,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早已漸漸的出賣了所謂的良心……


 

  若不是那一夜……若不是這一切……


 

  捉緊了披肩,就在關上門那一剎那,他還是決心當個壞心的人--「奉勸你,有時候,資料的東西不一定是真實的。」接著漫步離去。


 

  看著關上的門,凡斯汀沉默了。


 

  以經驗來說,他比埃澤家還要來的歷練,任何事物的判斷能力他絕對不會錯失任何判斷,更別說是他追隨已久的東西……還是說,他投入了太多私人感情嗎?


 

  不。那是絕對不可能也不可以的。


 

  大手撥開遮住的東西,再次印入眼簾的人兒,對於接下來的日子而言,想必都不會是他該所考量的。


 

  就像默迪恩所言,冷血凡斯就是他在眾群之中所給人的一種感覺,不帶感情做事的他,往往是許多事情首選人選。漸漸的,原本就因為家族因素而驕傲的個性,在接二連三的事件中闖出一片名號的他,自視甚高的心態從不曾間斷,反而一層又一層的堆砌上去。


 

  想要什麼就會有什麼,背叛?再這充滿不相信他人的世界裡,他相信的始終只有自己。倘若要是有什麼資料是錯誤的…那些想要從他身上獲利的人,自然而然的會幫他排除他不要的東西。


 


 

  現下,他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而已。


 


 

  夢裡,黑夜依舊,只是多了點白雪點綴和些許的冰冷。


 

  冰冷?對他們吸血鬼而言,那種所謂的觸感只是不必要的多餘,他們忠臣的只是那溫熱又鮮艷的東西而已。


 

  沒錯,所謂和不該擁有的東西牽扯上關係後,所有的一切就會開始慢慢的變質,並且容易意氣用事。自古以來,他就是被這樣教育長大的,所以他更不該有任何偏執的念頭,那只會導致自己走向死亡。


 

  那天也是,因為奉命行事的狀況下,他巧妙的碰巧在附近遇上、巧妙的將一些所謂的壞人趕跑、巧妙的和這玩意兒有著談話的機會……


 

  這一切都是為了掌握大局的設計。


 

  他周遭的一切都是以利益堆砌而成,在這不成理的世界裡,只有站在最頂端的人才配擁有別人得不到也要不得的世界。


 

  所以他在巧妙之下終於和獵物有了第一接觸,果不其然和資料所說一樣。


 

  恐懼、害怕、膽小,這種獵物是最好馴服的東西,同時卻也是最討厭的東西。所以將獵物先攀到最高點再將他狠狠的推落谷底,那時候的快感可說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舌尖輕舔過彷彿乾枯需要潤澤的唇,黝黑的短髮在月光下更顯得黝亮,更別說那金色的雙瞳似乎耀眼出的光芒,一場足以崩盤的戀曲終於開始被人上了發條……


 


 


 

 –


 


 

  走到門外,一輛馬車早已停後多時,馬車門像是同步似的當他走出的那一剎那,門也同時開了,更同時走出一個有個與默迪恩幾分神似面孔的男人。


 

  「為什麼這麼冷還要出門?」不帶感情的語調,沒有任何緊張或者擔憂的情緒,艾德溫‧埃澤一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那為什麼不讓我快點坐上車?」默迪恩面對大哥的質問,只是淺淺一笑,緩步走向馬車邊。


 

  下一秒,就被人牽著進入車內,往家的方向。


 

  「你又看到了什麼。」


 

  馬車上,面對面的兩人,即使面對哥哥的肯定句發問,默迪恩還是不發一語的微笑著,直到艾德溫想在開口時,他卻又搶先一步的說了句我累了,並換坐在艾德溫旁,直接把自家大哥的大腿當枕頭用。


 

  面對默迪恩的舉動,艾德溫只是稍稍愣了一會,一副沒輒的重新將默迪恩身上的披肩拉好。兩人就這樣一直維持到回家的路上,輕鬆的將默迪恩抱起,艾德溫眉間不自覺一皺,悶不吭聲的安置在床上。


 

  默迪恩睡得很沉,畢竟他的身子不易在冷空氣中暴露太久,偏偏他又像個貓一樣,看似溫馴卻又狡猾的可以、看似戀家卻又自由的可以。


 

  大手來回撫摸褐色的髮梢,原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臉龐因為冰冷而顯得更加雪白,「果然還是讓人放心不下。」大手轉移拉開床邊矮櫃的的抽屜,一小瓶的液體在玻璃中顯得艷紅,輕易的用拇指與食指推開了封口的木塞,將那液體飲入口中後,俯首就是往默迪恩嘴裡送。


 

  直到嘴裡的液體全部讓默迪恩飲下後才退開,拇指輕揉過漸漸恢復血色的唇,臉色也跟著漸漸恢復潤澤,艾德恩這才鬆一口氣,將被子蓋好並且重新在暖爐放上新的火炭以確保房間的暖度,拿起桌上的燈燭,將床台燈關滅後才離房。


 

  直到離去的腳步聲消失在走廊盡頭,床上的人兒眨了眨起下睫毛,手緩緩撫上唇上,姣好的露出一抹笑意,「到底誰才讓人放心不下呢…」睫毛再次眨了幾下,真正的睡意終於可以突襲人兒了。


 

  

  兩人的關係,一直都是很懸殊的維持著。


 

  一個是保護埃澤家唯一血派的人,一個是被埃澤家所利用的人。


 

 

 –


 

  一大早,正在處理緊急事件的艾德溫突然被管家給打擾。


 

  「什麼!又出門了!」聽見管家的話後,原先拿在手上的資料,一下子用力的與桌子接觸而發出聲響。艾德溫臉上的怒氣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開始思索某人會去的地方…正當這麼想的同時,卻也瞥見桌上的相片底下壓著的紙張,無奈了扶了額,「我知道他去哪了,退下吧。」


 

  無奈中的艾德溫見管家離去後,再次拿起那張看似隱藏的很好卻又故意放的顯眼的紙條…再次無奈的嘆氣。


 

  紙張上的字跡,他一眼就認出了是誰的,更何況,還特意壓在他們倆合照的相框下。面對這種狀態的默迪恩,即使再怎麼嚴謹出名的他,也只是不斷的用無奈堆疊無奈。


 

  步伐轉向了衣櫃走去,拿著一件最保暖的羽絨大衣和一個小瓶子,交代了管家幾件事後,隨即走往約定的定點,即使因此擱下了許多今天必須解決的急件,他也必須赴約。決定了之後,沉默的再瞥了壓在相框下的紙條,最後前往目的地去。


 

  紙條沒有被遮掩的暴露在辦公桌上,艾德溫也不會擔心被人看見,畢竟沒有人敢在沒有他的允許下進入,除非他想早一步結束不死之身的生活。


 

  上頭是這麼的開頭寫著:


 

  「  親愛的哥哥,


 

     首先恭喜你非常精明的發現了你最親愛的弟弟給你的早安留言。


 

     為了獎勵如此精明的你,我只好乖乖的奉上我的所在位置。


 

     那是你我忘不了的地方。


 

                                 M‧D 」


 

  其實那始終是兩人之間的禁忌,但卻又是兩人最無助又最需要對方的時刻,所以倘若非不得已,兩人也很有默契的將這秘密當成祕密。


 

  步伐終於在後院深處的涼亭下發現了那抹人影,默迪恩整個人趴伏在涼亭的扶手上,視線沒有方向的盯著眼前的玫瑰園。


 

  默迪恩知道艾德溫已經在他身後,直到一股溫暖覆蓋在他的背上,他的淚水再也強忍不了,轉而抱住艾德溫。


 

  艾德溫只是熟練的左手抓住差點飛掉的大衣、右手環住默迪恩,「又做噩夢了?」確認身子可以支撐默迪恩的重量,雙手便很迅速的再次為默迪恩披上大衣,重新環抱住。


 

  然而默迪恩只是不斷的落淚沒有任何反應,艾德溫微皺眉頭,硬是用手讓默迪恩的視線與他對上,除了沒什麼血色的臉龐還夾著淚水,而通常讓他這麼難過的也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艾德溫‧埃澤。

 

  「默迪恩,我在這。」


 

  視線上的銀黑還是沒有正視著他,大手更是用力的將兩人的身子貼得更近,「默迪恩,我在這。」艾德溫很有耐心的再說了一次。


 

  銀黑雙眸閃爍了一下,帶點恍惚和震驚,小嘴緩緩的張合著,「不…不要離開…我…艾…」膚白色的手無意識的抓著對方的衣服,淚水沒有停止滑落的念頭,默迪恩有點哭的虛脫,身子漸漸的往對方身上倒。


 

  驚覺只有兩人秘密下的暱稱,艾德溫瞬間改變了態度。「我一直都在,要不要確認一下呢,可愛的默?」艾迪恩嘴角緩緩夾帶著壞意,除了在對方耳邊低喃外,還刻意的輕咬著對方的頸肩。「如何?」


 

  話才一出,懷中的人兒立刻封吻而上,唇間的流露的一絲空隙,一道鮮紅色滴落,默迪恩的身子漸漸的恢復潤色,兩人這才分開唇上的契合,身子卻還是被艾德溫的大手扣住。


 

  「親愛的哥哥大人又偷吃人家豆腐。」漸漸恢復狀態的默迪恩緩緩一笑的說著。


 

  「現在是誰偷吃誰的豆腐?」艾德溫大手一攤,就現況來說是默迪恩自己撲上前的狀況。


 

  面對艾德溫的反擊,默迪恩霎時覺得好心疼,畢竟只有這種時候他才能夠真正的擁有艾德溫給的溫柔,只有這種時候他的任性才可以獲得艾德溫真心的包容。


 

  「怎麼又哭了?」艾德溫對於沒有反擊他反而又哭得更兇的默迪恩感到一絲不解。「是不是剛剛哪裡弄疼你了?」大手心疼的抹去那不斷落下的淚水。


 

  默迪恩咬著唇,搖頭表示否認。下一秒更是雙手環抱著艾德溫的脖子,「我們說好了…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對吧…艾…」是吧…我們說好的…就從那時候開始……


 

  聽聞依舊是那個暱稱,艾德溫心疼的再次環抱住那因哭泣而顫抖的身子,「嗯,我們說好了,所以不要再哭了,你的身體好不容易才慢慢恢復而已。」只有這時候的默迪恩才完全像個孩子一樣,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而不是像個平時總壓抑自己情緒進而傷害自己。


 

  兩人環抱著彼此,卻是懷著不同的心情。


 

  是命運將兩人牽連在一起,卻也是命運將兩人不能坦然的面對彼此。


 

  說好的永遠,只能不斷的用傷心來兌換承諾。


 

  等到這一刻離別時,兩人又只能像是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一個依舊嚴厲、一個依舊貪玩的在這生活圈裡。


 

  只有這一刻,他們才能真正的擁有彼此心中的那個人。


 

  只有這一刻,他們才能忘記他們不是被埃澤家受控的玩偶。


 

 ×


 

  止不住的顫意,


 

    就連是怎麼回事都不明白。


 

  存活下去的意義,


 

    就只為了再見到那個人一面。


 


 


 

 


 

  小小身子不斷深呼吸,終於抓準了時機敲響了那道厚重的門,直到管家開門帶領他入屋,他還是不斷的緊張著,更別說接下來要面對的是這豪宅的主人。


 

  只是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容易,管家將他帶到傭人的專用房後就開始叫他拿著打掃用具開始打掃屋內、接著要開始到廚房內幫忙準備午餐、接著就又開始繼續打掃、到廚房準備晚餐、又繼續打掃、準備明天的早餐材料、等到管家檢查及格才可以休息、隔天一大早就要起床準備早餐。


 

  龐大的工作量一下子讓才第一次接觸的燿希斯‧貝貝多有點吃不消,但是他還是非常認真並且慢慢的完成工作,畢竟打掃對他而言不是難事,只是這豪宅實在太大了,更別說只要弄壞一個餐具就足以讓他做得多少年都還不夠賠償的昂貴物品。


 

  除了慢工又細心的擦拭每一樣商品,就連幫忙其他人也是默默的做著比別人多的分量,然後又接著繼續做打掃工作。


 

  他沒有想討好別人,畢竟有時候別人不領情就算了還會更加厭惡他,所以即使這些人總是用著討厭的眼神和語氣對他,他也只是默默的完成他的工作。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周,耀希斯心中的困惑漸漸的龐大到壓抑不了,那就是他從開始到現在從沒見過這屋子的主人,雖然他有幫忙廚房工作卻並沒有得到進入餐廳的允許。


 

  但是這種疑惑卻也只能壓抑在心底,畢竟他什麼身分也不是,就只是這個家的傭人,除了盡責的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外,什麼事情也不能有怨言。


 

  這一天一早就被管家的集合給驚醒,燿希斯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原來是主人的朋友今天會來拜訪,所以打掃工作要比以往更為用心,不能有絲毫的一點灰塵。就連廚房工作也不能馬虎,一定要呈現最好的一面,才不會讓主人丟臉。


 

  就在管家的一聲吆喝下,所有人開始積極的忙各自的,當然燿希斯也不例外。


 

  但是今天唯一例外的就是在他完成工作時被管家叫去,說是主人允許他站在門邊迎接客人,但是不能跟客人說話也不能直視客人,除非客人問話。


 

  燿希斯頓時屏息了好一陣子才察覺自己快沒氣了而換氣,管家發現了之後斥責了一下,「待會客人來時不准這麼沒禮貌,否則就會害主人沒面子。」燿希斯點了點頭,馬上改進自己。


 

  等到時間差不多,管家便開始集合幾名經過主人允許的傭人排在走廊的兩旁,準備迎接客人。


 

  門外可以聽見馬車停下的聲音,還有人的對話聲。


 

  管家熟練的抓準時機打開房門,並且九十度鞠躬的歡迎客人,「歡迎蒞臨,埃澤先生。」隨後兩排的人也跟著管家這麼做。


 

  「還是老樣子厲害呢,查吉管家。」褐色短髮的男子面對賀道名家的管家,給予最高評價。


 

  「您過獎了。」左手放置胸前再次欠身,卻也發現男子身後的人影,「請允許我帶領您們先進客房等候。」管家迅速的吩咐在他身後的傭人去客房準備一些炭火,還有另一名傭人去拿毛毯。


 

  燿希斯在沒有允許下,他還是將頭低著,只用耳朵聽著現況。


 

  「我一點也沒過獎,凡斯汀有你這麼精明的管家,真的是算他有福德。」男子對於管家的應變給予讚賞。


 

  「你這張嘴還真是依舊讓人討厭,艾德溫。」突然一陣冰冷的語氣從走廊後方傳出,「你是想讓默迪恩著涼嗎,還不快進客房。」從傭人手中接過毛毯,就是往艾德溫身後的人兒披上。眼神還瞪著艾德溫,是誰說最疼惜默迪恩的。


 

  「我就說吧,哥哥一定會輸給凡斯的。」呵呵笑的拉了拉讓他身子暖活的毛毯,一點也不給自家哥哥面子。


 

  艾德溫臉沉的大手拉過默迪恩的手就是往客房走,「還不快進客房。」


 

  三人結束了在走廊上的吵鬧進到客房,他們這些迎接客人的傭人,這才終於可以抬起身子開始著手自己的工作。


 

  客房內的三人一坐下後就開始討論了,首當其中的是默迪恩。


 

  「很可愛對不對阿?」


 

  「沒想到你有戀童癖阿,凡斯。」艾德溫嘲諷一笑。


 

  賞了艾德溫一眼,「你不也是。」眼神還飄向坐在一旁的默迪恩。


 

  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默迪恩掩嘴一笑,「你們感情果然還是一樣好。」


 

  「誰跟他很要好阿!!」


 

  面對一同對他吼的兩人,默迪恩只是再次掩嘴一笑。「好啦,不要玩了。」揮了揮手,「我可以見見小貓咪嗎?」


 

  凡斯汀看了默迪恩一眼,「你沒在打什麼主意吧。」畢竟默迪恩的前科累累。


 

  「人在你家,我還能做什麼?」默迪恩不是不明白凡斯汀的顧慮,只是這樣只會讓他更想捉弄而已。


 

  接過凡斯丁投遞過來的眼神,艾德溫無奈的允諾。「有狀況我負責。」


 

  於是,燿希斯再次的接受了今天的第二次例外,緩緩的深著呼吸,用微顫的小手敲著客房門,「主人,您吩咐燿希斯有事嗎?」 

 





--之一--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