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 站內圖文嚴禁轉載改寫。

* Amour tabou 以完結。


* 更新 ↓

* 主文/之三十三。12.05.6/1(下次更新)

* 相關/角色介紹/過場新增。12.03.19

Amour tabou § 之前序 

 

『女性向。BL性質』









季節的

   輪轉交替

文明的

   進化變遷

 

人類的世界進步得如此發達

   科技的型態成就得如此迅速

 

以殺戮和平換來了『平和』

安定的生活讓他們幾近乎要遺忘了那遙遠古代的一群

 

只是

   即便是染滿了艷紅的血液

即便是遭遇了肆虐的屠殺

 

在泛黃的古文獻上那一場腥風血雨過後

    更加堅強的生命能力讓他們存活下來

 

不再信任他族

    歧視他族

 

      有些自傲、有些孤單

 

   就這樣持續的倖存著

 

 

這便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叩啦、叩啦的陣陣馬蹄踏行在積著層厚雪的石路上頭,原本應該響亮的聲響變得有些低沉,鐵製的車輪在靄靄的白色地毯上拖上一條又一條直又深的行跡,稀疏的人潮讓街道兩旁應該茂密的路樹枯萎得更加孤單寂寞。至冬以來這下的是第幾場雪已經無從計算。

 

 

緩緩降下的雪花輕落在那褐色的皮製鞋上,因為這樣對比的色澤讓這一小片花瓣看起來更如它本質般的冰冷。

 

不停開開合合的小嘴吐出一口一口的白色霧氣。

 

那天...也是這樣的天氣...

 

 

不是萬里無雲的碧空,不是艷陽高照的青空,冷颼颼近乎刺骨的寒氣包圍著瘦弱的身子,倒在地上的自己瑟縮成一團,但卻不是因為周遭的氣候,而是因為那不斷迎面而來的恥笑,因為那不斷迎面而來的拳打腳踢。

 

已經破裂的額部、不斷唉著痛聲的小口不時溢出鮮紅的血液,那艷麗的殷色往皙白的積雪裡鑽進,染成了一片;他不敢反抗只能任憑這樣的對待,眼角眶上積著淚珠,身子窩著嘴裡不停喊著求饒,卻怎麼也不奏效...,直到那一聲...對自己來說...絕對是解救了處在這苦境無助的他的天使嗓音。

 

沒一會兒周遭嘈雜的聲音沒了,才感到奇怪的自己鬆開了環抱住頭部的雙手,抬起已經沒什麼血色的小臉,只見對方伸出了一手放在自己眼前作勢要扶起自己似的,這時才意識到...對方早已將方才群聚在自己身邊的孩子全部趕跑;還未捉清狀況的他反應不來沒有搭上對方的手,血液從額上直直的滑過瞳子,染紅的視線有些愣愣的看著對方卻不清晰。

 

那人沒收到他的回應,收回了手扯開了笑,『哦,就是這樣才被稱作"幼貓"嗎。』『看來有著很複雜的血統呢。』對方的笑沒讓他感覺到溫暖,只是又傳來會挨揍的取笑感,看他伸過手要到自己頰邊還認為著他會給自己一個耳光,反應下的緊閉雙眼,可...卻從上頭感覺到比自己還要溫暖許多的熱度。

 

睜開了還困惑的雙眼盯著他,他輕撫著自己沾滿血的頰緩緩開口...『在我看來...比起對你的稱呼和樣貌...更可笑的是你明身為高貴的一族卻如此懦弱。』『不管是"幼貓"或是長相,都是可愛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但...那懦弱的樣子還真是令人厭惡啊。』一語出口,那眼神瞬息萬變。

 

『你能明白嗎,眼淚不是吸血鬼該有的東西。』

 

 

『身為倖存者必須是強韌的...否則...

 

               ...就只能是被淘汰的命運。』

 

 

那一大段的年幼往事還在心中記著。背著光的人影,嘴裡說出的話語,即便那時沒能完全聽懂,但這一段看似無情的數落卻是從那時候活到現在的指標。

 

就算現在還是一樣懦弱一樣無用,也進一步的學會自己振作。

 

灰暗的天空仍飄著白雪,喘息的嘴、凍得發紅的頰,那一雙銀灰的雙瞳,一頭說是雪白的純潔不如說是月牙的銀白短髮,當時可憐無助的小男孩如今已成為了一名少年。

 

掩蓋在長袖子下的雙手緊緊的捏著手裡的文件袋,他站在一戶宅子門前,天如此寒冷卻一點也沒要進屋的意思,只是直盯著宅子的正門看著。

 

「明天就要到這裡工作了...不知道宅子的主人是個怎麼樣的人...」

 

那有些遲緩的腦袋瓜裡自行的想著各種各樣的狀況;「主人說不定是一個很粗曠的男人,我這麼笨手笨腳的...可能會對我拳打腳踢...那、那時候就只能挨揍了因為是主人...」「但、但是主人也可能是個年紀大的老爺爺,我的動作這麼慢...一定會很沒耐心的等我...那、那也只能挨罵了...因為是主人...」「不過主人說不定會是女人...這樣大概會被使喚來使喚去的...」「可、可是管家、管家人很和善主人應該也......啊啊啊啊......怎麼辦、該怎麼辦,主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自言自語的說著,想到最後像是受不住自己的想像,大叫著倏地蹲了下來,下意識的騰出一手緊握住繫在腳上被長褲掩蓋住的銅色鈴鐺。

 

遷離了撫養他十多年的孤兒院,從明日成年二十開始便要在這戶人家家裡工作,雖然只是低劣的奴僕,卻也不能再厚著臉皮給院長增添麻煩。對於院長無微不至不棄嫌他血統的照顧,內心由衷的抱著感激,或許被院長知道他只是隨便找了個房子就遷出孤兒院會讓他擔心,但怎麼說也總比讓院長因為自身的原故遭人數落的好。

 

那有些凍僵的手緊握著腳鍊上當時對方遺落的鈴鐺,腦裡想起對方的話,想起那一直支撐著自己的力量,就算移動時聲響不大,但當自己懦弱時總會下意識的緊緊握著它,是被視為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用力的搖了搖頭,「不管主人是什麼樣的人,我...我都得堅強起來,不能讓院長擔心,也得對那個人有所交代...」就算過去的往事早已經被對方遺忘。

 

他起了身,深呼吸,對著沒人的正門行了個禮...「明天見。」揚身離去。

 

卻一點也沒注意到,大宅窗邊裡的身影...

 

「就是這個孩子嗎...明天會過來的...

 

                 燿希斯‧貝貝多。」

 

鋪著高級鑲有蕾絲桌巾的桌面上散亂的擺放著資料,最上方的紙張上頭用迴紋針夾著一張與孩子有著一模一樣臉龐的相片。

 

 

 

 

 

在這個看似不文明不科技與世隔絕的歐式中古城鎮,

 

           守舊的高貴一族正以那無比堅韌的生命,

 

      繼續存活下去。



 





--前序-- S.



----------To be Continued----------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