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女性向。BL性質』

 

 

 

  事情正一步一步的往反方向走去,在看似緊緊抓握住的勝利,卻像是流沙一樣,緩緩的、不自覺的從指縫中流失,等到察覺時…事情已經完全不在掌控之中了。

 f

  ×

 

  他吐露著,這一刻的真誠不是虛假傾洩而出的。

 

  他緩緩的抬起手抓握著那撫在臉上的小手,「既里絕對不會對您說謊。」映入泛紅的殷紅裡的天藍有著堅決的絕對。

 

  「那麼,既里也該相信我沒事。」

 

  對上那哭紅的殷紅,第一時間他是猶豫的,然而他還是點了頭,將握在手中的小手緩緩放下。他想起了他進門聽見的堅決,「是的,我相信您。」再一次的承諾,緊緊的揪住他的心頭,緩緩的離開他握住的小手,「那就不打擾您休息了。」他緩步的離開床沿、離開他,來到門邊,直到他轉開了那門把,敞開了半扇門扉,有種猶豫讓他所有的行動彷彿都變的沉重而且緩慢、有種哽咽的衝動讓他欲言卻又止。其實可以的話…「小姐晚安。」他還是壓抑了那不該在湧現的念頭,終於讓門隔絕了他們的距離。

 

  他讓背貼著門,讓金髮低垂的遮掩他的面龐,讓呼吸冷靜後靜靜的吐息著。

 

  「既里?」

 

  忽然慢慢接近的步伐制止了他的動作,他恢復甚快的抬起頭看著來人,一如往常的從容笑著。

 

  青邊觀察邊挨近了既里,「怎麼站在這裡?是、是少爺出事了嗎?!」從原先的困惑進而轉變得慌亂,實在是讓既里不禁感到一陣笑意。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可以這麼無私的關心一個人?「青,小聲點,小姐睡了。」他退開門讓身子不再服貼的門,順便好心的替奧斯制止了一旦慌亂就會爆走的青。

 

  一如往的從容、一如往的笑臉,他很明白在其他人的面前他總是有辦法很快的偽裝自己,唯獨在一個人的面前,他漸漸的、漸漸的…「那麼,先告辭了。」為了不再讓自己如此下去,他還是先離開的好。心中馬上下決定後,連忙禮貌性的對著青欠身後離開,留下呆愣在原地的青。

 

  「阿,忘了還要再拿一些東西。」突然回過神的青,想起了自己似乎遺漏了些什麼便趕緊回過頭走去,「嗯?」就在行走的途中,他發現了看似熟悉的東西落在地上,那菱格花紋的東西…「是既里掉的嗎?」他彎下身拾起,將紙牌正面轉向自己。一張沒有小丑的鬼牌就這樣映入翠綠眸中,「是撲克牌吧?那應該是他的沒錯了。」畢竟在這家會擁有這東西的只有一個人選。不以為意的將紙牌放入口袋之中,連忙加快腳步好讓自己的工作更快的完成。

 

 

  散落一地的紙牌,他就這樣站在紙牌間。就像他的思緒、他的人一樣凌亂,焦躁不安。

 

  奧斯的話語、奧斯的信任、奧斯的堅決…無一不是漸漸打擊他多年以來的信念。他想起了奧斯口中所說的凡斯汀…

 

  『但是凡斯不知道…他不知道感情這兩個字是怎麼拼成的…』

 

  感情…他再明白不過的東西,畢竟那是從以前到現在他從來就不曾想要去觸碰的東西。那很可怕,隨時可以讓一個人瞬間崩潰,更別說感情用事而破壞了任務。

 

  「必須…」

 

  「排除。」

 

  渲染天藍的絕望,究竟要怎麼拉開那未知的布幕?

 

 

  × ×

 

 

  小丑倘若失去了小丑這個本質…

 

 

  那麼,他…還會是什麼?

 

 

  × ×

 

 

  世上,有種叫作衝動的美酒,而憤怒會讓人忘我的一口飲下全部。一時的後勁讓人想掙脫後悔也沒辦法,衝動醉醺了理智,所有的行為都像是失去遙控器的機械一樣不受控制,再多的懺悔也挽回不了。

 

 

  ×

 

 

  亂了套的情緒、生活,即便現已入夜之刻,這個房間卻不見任何燈燭點綴,他就這樣任自己埋沒在死寂的黑暗裡沉靜。

 

  彷彿這樣的黑寂可以壓抑什麼…帶走什麼…

 

  然而事情絕非他所想得如此簡易,這樣的徒勞只是一種垂死掙扎,什麼都沒改變也不會改變,只是不斷的重蹈覆轍,深陷在那輪迴之中,就連紅酒嚐起來都沒什麼味道。

 

  還有那個聲音……儘管他下意識的排斥、否認,那聲音還是不斷的迴盪著。夾雜著微帶鼻音的悲傷和那臉頰一邊微紅的熟悉面龐。他認得那是誰,那是他第二次後悔中的懺悔。

 

  『你早就喜歡上燿希了!』

 

  在這沒有任何聲音的屋內,握著酒杯的大手往旁一揮,一聲清脆的玻璃細聲都顯得特別響亮、刺耳,直到他沒在聽見那充滿斥責的話語他才稍稍冷靜下來。

 

  一夕之間,他的心情又更加沉重了。

 

  '' 叩叩 ''

 

  「主人?」身為管家之一的查吉,輕敲著門並等候著房內的反應,而羅德也在門外等候。但是兩人顯得非常緊張,畢竟這陣子的貴族事件嚴重的威脅著他們主人的性命,但是他們並未察覺任何不屬於這個家的氣息…

 

  兩人沒有彼此對望,但是肯定的是他們所想的是同一個事情。

 

  正準備在敲第二次手的動作在那道低沉的嗓音出聲後給制止,「只是玻璃杯掉了,明天在處理就好,退下吧。」現下,他不想要被任何人事物打擾。

 

  「是。」收到命令後的兩人,靜靜的各自離開去處理自己的事情。

 

  這個家,一點一滴的失去原本染上的溫柔色彩,逐漸斑駁的冰冷清晰可見。雖然察覺,卻不作任何動作,能夠改變家的不是他們這些附屬的'' 東西 '',而是這房子的主人。

 

  '' ''

 

  手中的杯子與盤子交疊發出了聲響,羅德些許微愣了一下,有那麼一瞬的時間讓他稍稍的恍了神。望著他熟悉的工作桌,琳瑯滿目罐裝乾燥的花朵和各式各樣的茶具組,這些都是因為他喜歡,所以才如此珍惜著的一切。

 

  『羅德管家好像魔術師喔!』

 

  他忽然想起偶爾會在他身旁發出讚嘆聲的人影,一點也沒有說謊氣息的銀灰中閃爍的真誠,扎實的擄獲人心。

 

  再眨一下眼,周遭除了他以外什麼人也沒有。

 

  靈活的手完美的摺疊著洗好收回的毛巾類的布料,有那麼一瞬的時間他的思緒突然竄入了一個曾經的畫面,讓他震懾的停下手邊工作。

 

  『查吉管家…一直都是很溫柔的呢…」

 

  因酣睡而說出話語顯得有氣無力,卻很明顯得讓他擦拭的動作頓了一下,只是他又很快的不對這話題產生多餘的反應,所以他選擇默默的替那溼透的人影擦拭乾淨。

 

  再眨一下眼,周遭除了他以外什麼人也沒有。

 

  不約而同的想起、停頓。阿阿……他們似乎也是犯了相思病的人。

 

  他們居然也開始想念起那已經不屬於這個家的人了。

 

 

  × ×

 

 

  如今的曾經已是過往,無須再掛念、無虛再想起。

 

  只要你過得好,就好。

 

 

  × ×

 

 

  所謂的命運是什麼?是上天給你安排好的一切,還是由自己去開拓?生命的孕育和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產生的花火代表的又是什麼?原本就不屬於他們的東西卻硬是被塞進懷裡,這還叫作命運嗎?

 

 

  ×

 

 

  感覺餘光的照射,他緩緩的眨著眼,視線微微往旁邊望去,即便意識還是很模糊但是他知道他身旁已經空無一人。

 

  他一定又是在忙這幾天累積下來沒處理的文件。

 

  呼。輕吐著呼吸,這些天的夢魘還是有些揮之不去,對精神而言非常吃不消。緩緩的坐起身,有些疲憊的扶著額,順著感覺往一旁的矮櫃上望去,探手拿起那上頭的字條一閱,字裡形間的關心讓他不自覺上揚嘴角。

 

  感覺好久好久沒有碰觸和了解所謂的幸福了。

 

  一開始只是因為害羞和愧疚,所以他總是偷偷的觀察那年長他五歲的哥哥,成熟、穩重、聰明、靈活…彷彿這世界該有的完美都在哥哥身上,除了他那總是面無表情和冷冷的態度以外。所以對他而言,他的哥哥是這世界上他最崇拜的人。

 

  他沒有所謂的父母,所以他不了解所謂的父愛母愛是什麼。尤其在八歲那年受邀席尼拉家小孩的生日派對時,那時的奧斯正滿一歲,是個備受寵愛而生的孩子。

 

  他是羨慕的,在看著席尼拉夫人抱著一歲的小奧斯的畫面,他心中是羨慕的,因為他不是因為備受寵愛而生的孩子。

 

  「默迪恩,世伯世母叫你過去。」十三歲的艾德溫已經顯得非常的小大人模樣,他不帶任何表情的走進有些走神的默迪恩身邊,並伸出手。

 

  「阿、好。」微愣的答覆,他的手還是疊放在那伸出的手上,任由艾德溫的牽引而來到席尼拉的大家長和他的夫人面前。「默迪恩向世伯和世母祝賀。」禮貌性的彎著腰,手也隨著動作而擺放到左胸前。

 

  「呵呵,默迪恩都這麼大了呢,來~快來看看奧斯。」夫人抱著小奧斯就坐在那沙發椅上,是怕夫人太累才會如此安排。

 

  默迪恩步伐再往進一些,他更看清楚了那殷紅裡的純真和無邪,他的手不自覺的想要撫摸那潤紅的臉頰,只是有一手比他更快的捉握住了他的食指。他怔愣的看著那捉握的小手,就連周圍的人也有些微愣但是都很快的轉微呵呵一笑。

 

  「看樣子奧斯也很喜歡默迪恩阿!」男人哈哈笑的讚賞著,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得讓奧斯喜歡。他雖然還小卻似乎能夠分便喜惡,喜歡的他就會任你撫摸,相反的要是不喜歡的話,他就會賞你一個非常響亮的大哭。

 

  喜…歡嗎?

 

  他不懂什麼叫作喜歡,沒有人交他什麼叫作喜歡,他所知道的感覺只有尊敬、基本的禮儀,其他什麼也沒有。這樣子喜歡他人的親近…這就叫喜歡嗎?

 

  「默迪恩?」察覺默迪恩的異樣,艾德溫的手輕拍在默迪恩的肩上。而察覺肩上的手,默迪恩收起了微愣轉微瞠大的看著那手的主人。「阿,原來如此。」嘴裡娓娓的道出心中的結論。

 

  「呵呵,奧斯真的好可愛阿~~」不理會那被自己話語弄的糊塗的人,他重新轉移視線,上下的動著手,逗的握著他食指的奧斯不斷呵呵笑著,而眾人也像是被感染一樣的跟著笑著,只有艾德溫維持著淺笑卻想著默迪恩的異樣,卻很快的將這不該的思緒撇除。

 

  「那麼,世伯、世母和小奧斯都早點休息喔,再見。」兩人揮別了席尼拉一家人後就坐上馬車回家,一如往的沒有再進一步的交談…照道理應該是這樣,但不知是因為奧斯的關係還是那異樣的關係,艾德溫面對不斷的說著奧斯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的默迪恩感到訝異。

 

  「奧斯好可愛阿~~原來小孩子是這樣的嗎?真可愛~~皮膚還嫩嫩白白的~~」沉醉在那種愉悅的心情裡,默迪恩的好心情一覽無遺。「哥哥,我小時候也是那樣子嗎?」

 

  「…我沒見過。」畢竟在確認默迪恩的長成前,他沒有任何資格和心情去了解。

 

  收到答覆後,默迪恩只是淡淡的笑著、淡淡的說了是嗎,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話語了。

 

  收起回憶,默迪恩再次細閱字條中的叮嚀,下一秒卻顯得模糊的視線讓他驚慌的屈膝埋沒臉龐,更壓抑著自己不哭出聲音。

 

  「艾…」他低喃的喊著熟悉的名字,儘管他喊的那個人並沒有在他身旁。

 

  他是幸福的,只要有艾德溫愛他,他就覺得很幸福、非常幸福,所以他總是可以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事情總不會是順著他的意。

 

  被注定的命運,果然掙脫不了那太過沉重的枷鎖了嗎?

 

 

  × ×

 

 

  太過幸福的日子,是否也是一種罪?

 

  還是因為他這個罪人,果然不適合擁有幸福?

 

 

  × ×

 

  被快樂給填滿的回憶,一天、一天的如此開心的增加著,讓人慢慢的陶醉在美好的陷阱裡,讓人沉浸的都快忘了什麼叫作殘忍。

 

  ×

 

  今天,是什麼時候了呢,他又來到這個家多久了?其實實際的日子他從未想過要去計算究竟已經是過了第幾天了,因為…沒必要。他在這個家很快樂、很快樂,所以他不需要去想念過去,既不是過去的家不好,而是,他已經不再是賀道名家的人了。

 

  像貓眼的銀灰眸緩緩的轉動了一下,「不好!」終於察覺自己的動作在他想事情的時候幾乎停止了,連忙搖搖頭甩去那不該再去想的事情,重新恢復打掃狀態。

 

  但是…怎麼會突然想起呢?一陣沒由來的擔憂慢慢的湧現,難道是--

 

  「燿希少爺。」

 

  貓兒微愣的轉向聲音來源,「阿,尤管家。」那熟悉的聲音讓他很快的就認出對方是誰,也很快的就讓他忘了他原本還在思考的事情。

 

  「怎麼了嗎?」不解的偏頭。因為對方鮮少在他打掃的時候叫住他,除非…「尼、尼爾主人怎麼了嗎?」有些緊張得丟下手中的工具,慌忙的挨近管家面前。

 

  「燿希少爺,殿下他沒事。」聽聞的貓兒稍稍的呼了口氣,「只是殿下找您過去,說是有事要找您商量。」尤慢慢的走向被燿希斯遺忘的掃除工具慢慢收拾。

 

  「阿?找我?」又是一陣不解,「阿!我、我收就好了,尤管家…」看著尤蹲著的收拾著,燿希斯又是一陣慌忙得從尤手上拿回,「我、我收拾完就馬上過去,謝謝尤管家。」禮貌性的對著尤彎腰道謝後,連忙往工具室方向小跑步。

 

  '' 叮 ''

 

  那聲音又尾隨著主人的步伐漸行漸遠的消失。

 

  尤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接著將燿希斯漏掉的清潔作上最後的擦拭動作。嗯,在心中這樣應允著,隨後在往尼爾的房間走去。

 

  原先還擔心燿希斯的不適應,但是在殿下的照顧下,終於漸漸的適應下來,不過有些變化卻也讓他在未知上增加一筆,那就是殿下的態度。雖然他很了解殿下,但是偶爾的起伏轉變還是會讓他產生疑問,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殿下呢,相信無論是哪一個,最終的結果…都不會改變。

 

  燿希斯來到尼爾的房間門口,他抬起手輕輕的敲著門,「尼爾主人,您找燿希?」

 

  「哦呀~~小燿希快進來。」

 

  不以為意的燿希斯轉開了門把,「嘩!」迎向燿希斯的卻不是那張熟悉的面孔,而是一張非常猙獰又扭曲的面孔。

 

  「呀!!!!!!!!」

 

  「哈哈哈哈,怎麼樣,這是人家說是最恐怖的面具。」開心的拿下那戴在臉上的面具,「燿希?燿希!尤!快來!」尼爾緊張的抱起那被嚇暈的貓兒,並且呼喚管家。

 

  考量尼爾和燿希斯或許還在談事情,所以他的步伐有些刻意的緩慢,只是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他終於加快了腳步。「殿下。」他匆忙的來到兩人面前,先是查看燿希斯身上是否有無外傷,「先抱到床上吧。」原本想接手的手撲了空,尤吃驚的望著尼爾的動作,那是第一次,他看到這麼驚慌失措的殿下。

 

  「他只是暈過去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表示無奈的嘆著氣,「那麼這東西我就解決掉了。」拿起那被丟在地上的詭異面具,臨走前看了一下坐在床沿的尼爾,最後關上門離開。

 

  他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發展,因為他在燿希斯來到這個家的幾天後就已經感受到了,但是殿下不一樣,殿下從不對任何東西動真情,所以提早接燿希斯回家也只是因為他很想逗弄看看凡斯汀會有什麼意外的表情讓自己欣賞而已,對燿希斯好也是因為為了讓他感受到他與前一個主人是個截然不同的人更是個溫柔體貼的人。所以他是相信的卻又有一半是希望殿下是能夠改變的,只是當這種念頭成真之後,卻反而讓人有了另一種不趕在想下去的念頭。

 

  「唉。」這樣的改變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呢?尤百般無奈的嘆氣,突然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那麼想了。

 

 

  擔憂的眼神全顯現在桃紫眸裡,他緊緊的握著那小手,「燿希…」低喃的叫喚著床上人兒。他是後悔的,後悔他原本的玩興讓燿希斯昏了過去,他真的只是抱著捉弄的心態,卻沒想過這個後果。

 

  他真得很後悔。

 

  「唔…」燿希斯緩緩發出聲音,緩緩的睜開眼,「呀!!!!!!」終於意識過來的思緒最後一眼就是那張恐怖的面孔,他驚慌的揮舞著手,試圖不讓它靠近自己。

 

  「燿希!燿希!!是我阿!」尼爾皺著眉,雖然在試圖捉住那揮舞的小手有被打到,但是他還是牽制住了那雙手,但是看著依舊緊閉雙眼的燿希斯和那不斷喊著的嘴,他咬了一下唇,猶豫了一下之後,他還是挨近了燿希斯、挨近了那張唇,讓纏綿暫時吸引住神經,讓不安暫時的可以找到安慰。

 

  「燿希…」他察覺了燿希斯的動作停了下來,但是卻換他停不下來。雖然沒有嚐過甜點的唇,卻讓他嚐到那有著淡淡蜜糖的甜味,讓人不自覺想要更多。

 

  緊閉的雙眼終於恢復意識的睜開,「嗯…」這次他依舊沒有反抗,依舊當做是新主人的一種習慣,可是他不懂得什麼叫作接吻,更別說接吻時要注意是用鼻子呼吸,「唔唔、不…」他終於察覺自己快喘不過氣而開始有所掙扎動作。

 

  「呼、呼…哈…」終、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了。「尼、尼爾主人?」他緩緩的坐起身,偏著頭喘著氣的看著那離他有些距離遠的尼爾,加上尼爾又背對著他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尼爾臉上的表情、甚至是發生了什麼事。

 

  叩叩。

 

  「殿下、燿希少爺。」像是料準到一樣,尤適時的介入了兩人之間,推著餐車就進入了房間來到床沿,仔細的詳閱著燿希斯的狀況,「你只是嚇昏了過去,沒什麼大礙,再休息一下就好了。」拿起水壺再到入杯中,遞給燿希斯,「喝個水,今天你就休息吧,工作我再交待給其他人就好。」見燿希斯還想說什麼,「就這麼決定了喔。」用笑臉讓燿希斯不敢再有任何怨言,乖乖的遵從了命令。

 

  「對了,殿下,方才我將剛送達的資料放至您的桌上了。」轉個方向面對著尼爾,他彎著腰表示。

 

  「嗯,我這就去看。燿希就交給你了。」他沒有再多看床上的人一眼,就離開了房間,尤則是表示收到的再次彎腰。

 

  尼爾主人,果然好奇怪。雖然他是這麼想著,但是他也不敢問出口。

 

  「燿希就好好休息吧。」尤輕輕的將燿希斯的身子重新壓回床上,替他蓋好被子,輕輕的拍了拍幾下。「雖然沒什麼大礙,但是你昏倒是事實,殿下他可是很自責的。」他說的全然事事實,只是卻沒有把另一種層面也說出。沒有必要。

 

  「燿、燿希沒事的,我、我去跟主人道歉。」單純的他並不會去責備任何人,他只會擔心別人、包容別人,這樣的人要人如何不去疼愛也難。

 

  再次將燿希斯壓回床上,「燿希只要好好的休息,就是很好的道歉囉。」尤輕柔的撫著那月牙白髮梢,不斷的勸阻燿希斯想要離開床上的念頭。

 

  聽著尤管家的話,他終於不再做任何的掙扎,乖乖的點點頭,然後閉上眼睛。就像尤管家說的,只要他好好的休息,尼爾主人就會接受他的道歉了吧。

 

  「晚安,燿希少爺。」輕輕的推著餐車往門的方向,最後落下一句晚安語關上門。

 

  除了餐車和腳步的聲音迴盪在走廊間,在這時刻沒有人會想要發出吵雜聲。

 

 

  「殿下,您還好嗎?」完善的將事情結束後來到尼爾的書房裡,重新遞上一杯水提供尼爾飲用。

 

  接過尤遞過來的水杯,慢慢的一口又一口的飲下,直到飲完最後一口才又重新遞回尤的手上。「嗯,謝謝你,尤。」他又差點迷失自己了。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資料,那只是尤替尼爾找機會離開現場的謊言罷了。

 

  兩人此刻都深深的感受到,只要燿希斯在這的家的一天,他們就會一直往另一個方向走去。這是不行的,在他的計劃中沒有這項選擇。不行,他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他必須,趕緊加快計畫的速度才行。

 

 

  × ×

 

  迷途的羔羊阿~~沉醉的甜美是最美麗的夢境。

 

  與其害怕倒不如深陷。

 

  × ×

 

  被恐懼給吞沒的城鎮、被自私給吞沒的利益、被死寂給吞沒的夜晚,原本就不是屬於熱鬧的地方,卻因為那無知的血腥風暴肆虐之後更為冷清。

 

  沒有人知道兇手是誰,更沒人知道他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只知道受害者都是隸屬貴族,而且無一倖免。所以他們只能猜測是較低下的群種所為,所以才會有那種不尊重生命的制約出現。

 

  阿阿,他果然是愛著這個城鎮的每一個人,愛到他好想立刻殺死每一個人。

 

  他輕舔著右手指甲上還有些溫熱的鮮血,左手還可看見抓著ㄧ個已經毫無生氣的人的衣領。

 

  「阿阿,真是難喝的血。」他諂媚的一笑,再觀望了一下被鮮血給染黑的屋宅,奢持的東西似乎都顯得廉價了。「真是~~給你們住真的是一種浪費了阿。」

 

 

 

  畢竟死了,就用不到了呀。

 

 

 

--之十三--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