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十一

※ 『女性向。BL性質』

 

 

 

 

 

  黑霧的死寂,找不到屬於這座城鎮該有的喧嘩。低沉、冰冷,無非都成了這城鎮最好的形容詞語,要說最為貼切的那就是--虛無。

 

  夜,是最令人垂憐的時刻;是最令人淺嚐的美酒。

 

 

  擔憂的黑瞳,注目的不過只是心中的不安,即便倒映在眼眸中的街景也只是像馬車行徑一樣的略過再略過,絲毫沒有任何想要好好觀望的意願。

 

  一旁的艾德溫手臂一伸,將默迪恩擁個入懷。「哥?」被抱的人抬著頭一頭霧水的看著自家哥哥,那黑瞳取代而之是一掃而空後疑慮。他滿意的看著默迪恩的變化,霸道的加深了兩人的距離。「對,你只要想著我就好。」那些不屬於你的悲傷和痛苦就不要去承擔,由他來就夠了。

 

  小嘴不敢置信的張著,該說他開心哥哥的改變還是開心他的心情確實因此好了許多。換上一抹幸福的嘴角,這樣霸道的哥哥,還真的挺讓人傷腦經阿。小手卻相反的將艾德溫反擁的更貼近,「我都不知道原來哥哥這麼小氣阿。」嘻嘻的笑了出聲,直到察覺那抹能夠讓他心安的黑瞳慢慢挨近他臉龐、挨近他的唇,最後他的手落在了艾德溫脖頸上。

 

  不一會,馬車終於停駛在席尼拉家門口,穿著整齊執事裝和那滿面笑容的艾管家盡責的替兩人打開了車門,率先下車的是艾德溫,最後伸出手好讓默迪恩攙扶著。「好久不見了,艾管家。」順著艾德溫的牽引,默迪恩邊與一旁的艾管家打招呼,邊走下馬車。

 

  「好久不見,默迪恩少爺、艾德溫少爺。」禮貌性的回以應允,「先趕緊進屋吧,外頭很冷。」擔憂兩人的身體狀況,不免稍稍的催促了幾分卻又不失該有的禮貌。「老爺和夫人也已經在交誼廳等候了。」引領著兩人來到席尼拉家的交誼廳,果然如其所言,那長桌的另一頭是席尼拉家的ㄧ家之主,兩側位置分別為夫人以及他們的兒子奧斯。

 

  「世伯、世母好,奧兒小姐好。」艾德溫率先的打聲招呼,「好久不見了,世伯、世母、奧斯。」默迪恩娓娓一笑,卻讓艾德溫預料般的無奈。他都已經搶先說出小姐了,默迪恩卻又偏偏…

 

  「好好好,快坐下,快坐下。」席尼拉家長笑容滿面的對著兩人揮揮手。

 

  任性的大小姐脾氣一如往的從坐姿成了站姿,「都說了,叫我奧兒!默迪恩。」那生氣的模樣不僅沒有顯得猙獰反而是一種嬌羞的可愛。這個可惡的默迪恩!每次總要愛跟他做對。

 

  「是~奧斯~~」然而默迪恩只是呵呵笑的,完全沒有想要改口的意願。

 

  雖然早就知道默迪恩不會乖乖的順從,但是…「你今天到底是來跟我吵架的還是來看我爸媽的?」一下子的慍火讓奧斯忘了該有的禮數,那修長的手指就這麼指著那令他火大的罪魁禍首。

 

  「當然是來看世伯和世母的阿。」愉悅的答覆著奧斯的問題,彷彿那只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語。然而卻只是又一次的激怒了奧斯。

 

  「奧、奧兒小姐…」緊張得趕緊制止自家主人,畢竟今天主要的主角是老爺和夫人。「您、您冷靜點阿。」青持續的在一旁安撫著自家大小姐脾氣,也不忘投地求助的眼神給艾德溫。

 

  無奈的看著默迪恩與奧斯的鬥嘴,雖然他很高興默迪恩並沒有露出原先在家中的那種不安,但是現下的場合確實是不太適合讓默迪恩在繼續胡鬧下去。「呃?哥?」大手從默迪恩的手臂探出,輕鬆的將他架上了椅子上坐好。

 

  「世伯世母都在,不要鬧了。」細聲細語的趁著整了整因自己動作而稍稍退下的大衣時在默迪恩耳邊說著,「今天就看在世伯世母的面子上吧。」

 

  努了努嘴,正準備答應的小嘴卻驚愕的張著,那陌生的身影突然從門外介入了這歡樂的世界裡,同時也抹煞了默迪恩的好心情。

 

  這個人…為什麼會讓他如此的感到一陣莫名的異樣感?莫非…這就是他不安的原因嗎?

 

  下意識的抓緊了衣服,幸好因為距離和桌子的關係,席尼拉家的人並不會發現默迪恩的異狀,在身旁的艾德溫察覺默迪恩的異樣的安靜,順著黑瞳視線望去,那確實是從未見過的身影,「這位是…?」大手拍了拍默迪恩的手,示意他收起那會讓人不禮貌的驚訝,也暗示著他擔心的意思。

 

  「喔~~對了,你們還沒見過奧兒帶回來的新的侍從。」席家的一家之主呵呵笑的對著入門的既里招了招手。「既里是我們家的新成員。既里,這兩位是埃澤家的少爺,艾德溫和默迪恩」厚實的手一一的替既里介紹著兩人。

 

  說到自己驕傲的地方,奧斯不免就會開始上仰著臉龐,高傲的宣布著他的驕傲,「沒錯,既里是我的新侍從喔!而且他還是歸國子女,最重要的是他是個魔術師喔!」

 

  艾德溫看了奧斯一會,「魔術師?」最後視線落在既里身上。

 

  「是。不過請容許既里先向埃澤少爺們請罪,因為準備的東西花了一些時間,不過已經替兩位準備好節目了。」微微的彎著腰,為自己沒有早一步現身的原由一併告知。

 

  黑瞳鎮定的看著那人,「節目?」看著一身異裝的既里,確實像是在為什麼做準備…不,重點不是他的遲來,而是他散發出的氛圍,難道世伯他們都沒發現嗎?再看看他與席尼拉家人的互動卻又沒什麼異狀,難道真的只是他的錯覺?不,他的第六感從來沒有出錯過,那麼…這人融入席尼拉家的理由又是為什麼…

 

  「回默迪恩少爺,昨日得知兩位少爺要來府,奧兒小姐便要既里為兩位少爺獻上魔術表演。」對上黑瞳的笑臉一如往,絲毫沒有默迪恩警覺的危害感。

 

  真的是這個人嗎?為什麼頭一次這麼困惑自己的直覺?不是他嗎?是他嗎?緊握著衣服的手微微顫抖,那是因為困惑而迷失的判斷、因為不安而流失的鎮定。

 

  「默迪恩?」艾德溫再次輕聲的呼喚著,人也跟著蹲跪在摩迪恩身旁。他不是沒發現默迪恩從既里進門以後就開始不太對勁,只是因為沒有平常的依偎,所以他選擇在旁默默守候。只是面對現況,他有些咬牙的憤恨,因為他又失敗了。又沒在第一時間抓住默迪恩那迷失雲霧中的手、沒能在第一時間用胸懷抹煞去那不安的心。

 

  回過神的黑瞳對上一雙雙擔憂的眼眸,終於意會到自己的失態,「對、對不起,我在想事情,沒事。」趕緊露出不讓人擔心的笑臉,而且他確實是在想事情想的思神,所以這點上更不會有什麼漏洞可以讓人察覺他的異樣。「真的沒事。」看著還是一臉不相信的艾德溫,默迪恩無奈的再次表態。更何況現在是怎麼場合,他不會讓自己在這時候表現失態。

 

  眾人見默迪恩沒事後也紛紛回坐。

 

  「真是的,你今天到底來幹嘛的阿!」坐回椅上,奧斯雙手立刻環胸的交疊在胸前,故作生氣的在旁抱怨。「既然沒事就快點給我認真的看既里表演!」另外的意思默迪恩不是沒聽出來,只是笑笑的說著,「是~奧斯少爺。」果然一陣的怒吼直逼而來,有著青的勸阻、有著默迪恩的調皮、有著艾德溫的無奈、有著席尼拉家長的靦腆,卻少了真心笑著的既里。

 

  湛藍彎著瞇著,沒有人可以看見那眼底下的黑霧。他還以為,除了那敏銳的孩子以外就不會再有任何人發現…雖然早聞埃澤家的二少爺具有絕對精準的第六感還有特殊的預知能力,不過看樣子,應該只是運用了第六感而已,畢竟預知也不是想用就能用的。

 

  湛藍因睜開而將眼前的歡樂倒映在眼眸裡,那是他介入不了也無法介入的世界。

 

  「既里。」奧斯明朗的嗓音抓住了他的思緒,他定神的看著。什麼時候,原本吵鬧的人群已經安靜了下來,甚至已經調好位置坐好,準備觀賞魔術表演,卻發現那表演這居然在一旁放空,忍不住又是一陣喧嘩。

 

  在既里完美表演下,這場嘻鬧的聚會總算是劃下完美的句點。

 

  隨著席尼拉一家大小的目送下離去的馬車上,默迪恩再也忍不住的躲進艾德溫的懷裡,「不要問…求你…」雙手顫抖的摟著熟悉的身軀,「抱著我…就這樣抱著我…不要問…」雙手擁的緊緊的,彷彿深怕下一秒艾德溫會不見似的一樣。他渴求著,渴求著他的第六感不要再如此清晰。那不安的恐懼宛若巨浪的波濤,冰冷又無情的吞沒掉他一點一滴的意識,那冷冽的刺骨,叫人想喊痛也喊不出,也想不要都難。

 

  「默迪恩…」順著默迪恩的意思,他也將憐愛的人兒緊緊的擁抱在懷裡。「有我在。」眉頭緊皺著,髮梢上的一吻是代表永遠的忠誠。無論命運如何,他也不要再放開默迪恩的手了。即便命運似乎已經悄然的開始起了變化,他的堅決卻是不會動搖的。

 

  幸福是得來不易的青鳥,即使抓住了青鳥、關在籠中,牠不快樂,幸福也不會迎來。幸福需要慢慢培養、慢慢掌握、慢慢疼惜,即便措手不及的狂風暴雨的襲來,還是有辦法抵擋住而守護住。

 

 

 

  然而,所謂的幸福又是什麼呢?

 

  迷失的到底是正義還是邪惡?

 

  最後的命運又會是什麼樣的排山倒海的困境呢?

 

 

  ×

 

 

  馬車慢慢的離開他所熟悉的街景和人,不捨的和兩位管家道別後,他真的就算是不再屬於賀道名家的人了。再見了,查吉管家、羅德管家、家宅的每一個人,還有…凡斯汀主人。

 

  凝視窗外的眼眸染上一層水霧,他還是不爭氣的哭了。畢竟好不捨、好不捨…小手握拳狀的揉了揉眼睛,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在誰家的馬車上、對面坐的又是什麼人。

 

  「對、對不起…尼、尼爾少爺。」即便是坐著,他還是努力的彎著上半身,頭低低的向著對方道歉,然而這舉動卻讓對方笑出了聲,這才讓他抬起頭再次的對上那抹自始自中的不變的笑臉。「尼爾少爺?」

 

  尼爾對著他招了招手,示意燿希到他身旁。

 

  「燿希真是的,怎麼又忘了該叫我什麼了呢?」大手體貼的拭去那眼角的淚水,「應該要叫我主人了唷~~」除了親暱的揉著那月牙白,那抹笑臉也總是溫柔的笑著,完全沒有那種迫人的壓迫感,完全和凡斯汀是不同的兩個人。

 

  一想起凡斯汀,燿希斯又忍不住的哭出了聲,這種莫名的痛是什麼?為什麼他覺得好傷心、好難過…而且還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情緒。

 

  「怎麼又哭了呢?」看著又成了淚娃兒的燿希斯,就算是面掛笑容的他,現下也是不自覺的努著眉,慢慢的挨近了他,溫柔的吻去那還沒落下的淚水,右邊吻完換左邊。果然這舉動讓從未這般被人對待的燿希斯,一下子發了發愣,也忘了自己還在哭泣,小嘴一開一合的就是喊著,「尼、尼爾少…」最後的那個字被尼爾溫柔的收進嘴裡,大手一手牽制的那月牙白的頭顱、另一手則是攬住了燿希斯的腰際,讓他不會有任何機會脫離這個吻甚至是他的懷裡。

 

  直到他察覺燿希斯似乎快沒氣了才稍稍退開唇上的纏綿,看著對方喘吁吁的樣子簡直可愛極了,又忍不住重新吻上去。

 

  「知道要叫我什麼了嗎,燿希。」他輕拍著燿希斯的背,「是、是主人…」而燿希斯因為哭過和被吻著兩次而顯得昏昏欲墜,最後在尼爾的要求下,他現下是頭躺在尼爾的大腿上,除了羞澀外,還是羞澀。

 

  「乖孩子。」得到答案後,尼爾再度滿意的來回摸著燿希斯的髮稍,絲毫不覺得自己那樣的吻對燿希思而言是一種很特別很特別的意義。「那就為了獎勵乖孩子,我就告訴你,你待會要去的新家是怎麼樣啊吧~~」

 

  小手輕輕的覆蓋唇,那殘留的溫熱和酥麻感都讓燿希斯覺得很新鮮、很特別。他可以當作這是新主人真的是一個好人的表現嗎?聽著尼爾娓娓道來的描述,他真的開始期待了他的新環境、新世界。

 

  小腦袋滿意的幻想著一切,終於像是滿意的闔上了眼,直到尼爾聽見微微的呼吸聲才停止的說話,他以不吵醒燿希斯的方式慢慢退去自己身上的大衣覆蓋在燿希斯身上,大手一樣的輕拍著燿希斯的肩膀。

 

  然,他看著燿希斯的眼神瞬間變了樣,那眼眸裡不再透露著任何一絲的溫柔,對於自己吻上燿希斯的這個舉動內心感到一絲波動。他想過要慢慢的將燿希斯的心裡抹去凡斯汀這個人,所以要慢慢的對他好、對他溫柔,好讓他無法離開他。但是從未想過會是以這種親暱的舉動,所以他其實自己也是嚇到的那個,只是他反應的很快,可以說是想用惡作劇的方式蓋過這個事實。

 

  「果然是個很特別的孩子。」彷彿可以引起那內心深處封閉的自我個性。該說是危險還是一種幸運呢?「不過我倒是期待那已經習慣你的存在的人…現在會是什麼的模樣呢~~」是焦躁不安呢~~還是不動於衷呢~~最好是前面那個,這樣就能夠慢慢的達到我要的目的了。

 

  行駛了一段路,終於回到了他現在所居住的地方。這是為了怕燿希斯會適應不良而另外再蓋起的屋子,配合在這城鎮習慣的風格和裝潢,雖然他對這個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但是為了能夠讓燿希斯沒有任何理由和原因逃離,所以他才會出此下策,也是為了不讓他的計劃有任何一絲的漏洞,當然,有一部分也是因為他想要住看看這樣子的房子是什麼樣的感覺。

 

  一個輕柔抱起,他慢慢的起身、慢慢的走下馬車、慢慢的進入房間、慢慢的放下燿希斯,就像是珍惜著一個珍藏的物品一樣小心翼翼,「你真的是一個很讓人不去憐愛的孩子。」看著那熟睡無防備的臉龐,有那麼一瞬間,那種良心譴責的感覺蜂擁而上,「只可惜…」沒有將話說完,逕自的替燿希斯蓋好被子後就離開房間。

 

  他,和燿希斯之間不能有其他的目的親近。

 

 

  一大早的,燿希斯的心情只能用戰戰兢兢四個字來形容。他滿懷擔憂和緊張的看著桌上的美味食物和笑容滿面的尼爾。

 

  「快吃吧,燿希,不要讓管家精心準備的食物涼掉了!」

 

  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更不敢吃阿…更何況他只是個小小的僕役,怎麼可以跟一家之主平起平坐的吃東西,還讓比他更有輩分的管家為他服務…「尼、尼爾主人…」他可不可以選擇離開阿?

 

  不是沒有看出燿希斯眼眸中的擔憂,「燿希,你忘了我在凡斯家對你說過的話嗎?」見對方微微一愣後便開始猛搖頭,「那就對了,所以不要辜負了管家的好意,對吧~~」尼爾邊說邊看著管家。

 

  「是的,燿希斯就不要辜負了殿下的好意了,趕緊吃吧。」管家也跟著在旁附和著,臉上的笑容也讓燿希斯慢慢的臣服,小手緩緩的拿起餐具,「那、那我開動囉。」雖然還是抱著一絲不安的心情動手,但是當食物含在嘴裡那一刻,「好好吃!」誠實的孩子還是忍不住的讚嘆。

 

  「哈哈哈,燿希你果然是個很特別的人!」聽著燿希斯的讚許,尼爾再也忍不住的大笑。怎麼會有人如此純潔到這個地步呢,凡斯丁阿凡斯汀,你還真是替我找了一個好寶貝的東西阿!

 

  「尼、尼爾主人?」但是對於燿希斯而言,尼爾這個人也只是個陌生的人,所以對於他的話語他只有滿滿的緊張和不安,絲毫沒有覺得那是一種讚美而感動或害羞。

 

  尼爾對著燿希斯揮了揮手,「阿阿,沒事沒事,你不要緊張,我是在讚美你。」他緩緩的克制自己的笑聲,好讓燿希斯不會覺得不舒服,「不過,燿希在我這也不用那麼緊張阿。」

 

  「在這裡,燿希只要當燿希就可以了。」

 

  又是那句話語,又是那抹眼神,他在尼爾身上完全看不出任何虛假,反而還不斷得到關切和貼心,這麼低下的他怎麼可以…想著,淚水又不爭氣的落了下來,讓一旁的主僕跟著緊張了起來。

 

  「怎麼哭了呢??是食物讓你肚子痛嗎??」尼爾緊張的都已經挨近他身旁蹲下視察,而管家則是隨著尼爾的話語,開始撤走桌上的食物。

 

  「對、對不起……不是…不是食物的問題…」抽了抽咽,「是因為、因為你們對燿希很好,燿希、燿希好高興…」他趕緊用手背胡亂的擦去淚水,為的就是不要讓兩人因為他而緊張。

 

  然而尼爾的手卻又像在馬車上一樣,溫柔的替他拭去淚水,接過管家趕緊沾了點水的毛巾輕輕的擦拭著臉龐,「慢慢來,不要讓自己太過著急。」另一隻大手輕輕的摸著那月牙白髮稍,「燿希只要當燿希就好了。」溫柔的話語、溫柔的笑容、溫柔的對待,從離開到現在他從尼爾身上感受到的就只有溫柔,溫柔的人。

 

  「嗯…對不起…」還殘留點鼻音的嗓音顯得有些可憐,尼爾卻笑笑的拍著燿希斯的頭,「不對喔!這時候應該要說謝謝。」

 

  「謝、謝謝。」

 

  對於燿希斯的反應他很開心的揉亂了那髮稍,「這才是乖孩子!」爽朗的笑聲彷彿也感染了燿希斯,淺淺的笑意慢慢浮現在那嘴角上,不一會,笑聲很快的埋沒在餐廳裡。

 

  這裡,對燿希斯而言是一個很開心、很溫柔的地方。但是,同時心底也有一個很悲傷、很難過的地方,但是他沒有表現出來,他把這情緒藏的很好。因為他剛剛對自己發過誓了,他已經不是賀道名家的僕役,而是菈魯家的僕役,在這裡,他不能再把不屬於這裡的情緒帶過來。他必須遺忘,忘記那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過去。

 

  從現在開始,他不會再是過去的燿希斯。

 

 

  殊不知,這看似好的轉變卻慢慢的將他拉近一場無法抗拒的命運裡。

 

  那是一個藏在溫柔背後的陷阱。

 

  

 

  

 

  過了一個禮拜,在燿希斯的堅持下,尼爾總算是答應了讓他做一些家事,但是一起進餐這點是不准有任何異議。

 

  所以燿希斯有些愉悅的做著掃除工作,果然這樣子他才會覺得自己是有用處的人,而且主人和管家都對他很好,而且主人也很有趣,不會像那個人一樣總是冷冰冰的,讓人總是摸不著頭緒的緊張。

 

  大家…不知有沒有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希望他們都過的很好,因為自己也是為了不讓任何人擔心,所以也在努力著。那個人…應該也是和平常一樣吧。

 

  倏地,身子沒由來的一陣,眼眸不安的凝視窗外。要下雨了呢…

 

  「小~燿~希~~」熟悉的聲音,突然的出現在他眼前,他微愣的張著小嘴看著對方,「哦呀?小燿希在想什麼,不然怎會沒注意到我呢?」接著逕自的牽起小手,「快來吧,管家已經準備好點心等我們囉~~」但是看著又發愣的表情,「反正下雨也不能出去,我們就聽聽音樂、跳跳舞,這樣就會忘記在下雨啦!」

 

  被牽引著的身子還處於微愣之中,那已經不是在疑問尼爾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眼前,而是尼爾知道自己怕下雨嗎?倘若不是,那麼他好想告訴他…他在無形之中拯救了自己,謝謝…「謝謝…」

 

  「客氣什麼阿,我不是說過了嗎!」

 

  「阿,對不起…」

 

  「燿希怎麼老是忘記呢~~不過,我會每一次都提醒你的!」回眸的一笑,重重的進駐在燿希斯的心裡。阿阿,他真的可以這麼簡單就接受這種溫柔嗎?

 

  溫柔的話語、溫柔的眼神、溫柔的家、溫柔的管家、溫柔的主人。他被這溫柔已經感到太過幸福而又落下了淚。

 

 

 

 

  ''燿希只要當燿希就可以了。''

 

 

 

  ×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打從習慣了之後,他的視線就會不自覺的在每一天的書房角落停留,並期待今天又會是什麼樣的花兒出現,還有那熟悉的字跡。

 

  該死。

 

  大手胡亂的弄亂了整理好的髮稍,心口上的焦躁實在是讓人不知該如何捨去才是。

 

  對此,他也只好讓自己埋沒於工作上,讓自己除了忙碌外還是忙碌,最後更是為了讓自己不要再有任何機會去思索,他索性請查吉將桌子撤走,才不會再有讓自己分心亂想的時候。

 

  反正,過幾天習慣就會好了。沒錯…習慣就會好了。

 

  叩叩。

 

  「什麼事?」秉持著工作上的態度,他從未對於打擾他在書房工作的人有任何好口氣。

 

  「主人,您要的資料已經有人派人送來了。」門外也是早已習慣的查吉,他畢恭的說明來意,等到房內許可他才進入書房內,將資料擱置在桌上後,馬上就離開了書房。

 

  動手拿起桌上的資料,琳瑯斷續的資料出現在他眼裡,他嘖的一聲將資料一甩,「居然給我這麼沒用的資料,果然是個不能利用的廢物。」害他連工作的心情都沒了,這麼不齊全的資料居然也敢送我過來,看來他好久沒發威了,這些人都忘了自己是什麼身分了呢。

 

  他氣憤的離開書房,工作什麼的他現在一點心情也沒有。真是,為什麼每個人都愛跟他作對。尼爾那傢伙也是。

 

  該死。一想起那傢伙就會想起那總是纏繞在他腦海裡的人兒。

 

  他必須找點事情作,只要讓自己忙碌的分心,他就不會有空檔去瞎想那已經不存在於這個家的身影,

一切就像一開始一樣,他只是暫時答應尼爾收留那個小鬼、只是因為尼爾才會去調查他的身世背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因為尼爾的需求。但是為什麼自己心情卻是那麼氣憤,彷彿是什麼東西被奪走一樣的氣憤?

 

  他邁步來到自家後花園,那因為羅德細心照料而鋪滿盛開的花朵,他又想起了那總是在花盤中的花、紙條上的字。浴池裡的燿希斯、貓化的燿希斯、哭泣的燿希斯、開心的燿希斯…腦海不斷的浮現這些日子以來與他朝夕相處的身影。

 

  「可惡!」為什麼!為什麼他就是沒有辦法的簡單忘記一個他下定決心要忘記的人!!

 

  無語的凝望,兩抹身影各自從不同的窗口看著獨自暴露在空氣中的主人。他們該慶幸因為燿希的到來所以才讓主人有所改變,還是慶幸因為燿希的離去才讓主人有所改變?

 

  不過無論如何,燿希一開始就不屬於這個家,即便他只是個過客,他們還是感謝他曾經的停留,畢竟他們都曾在燿希上得到不曾擁有的改變,這點,是永遠不會有任何變卦的真理。

 

  他們只能祈求,祈求新的主人會真心的對待燿希,不要讓他再陷入可怕的事件裡。還有…主人能夠早點釋懷自己的心情。

 

  「阿,怎會突然下雨呢?」這又會讓人想起不開心的往事阿。羅德苦惱的整理著茶具,卻在窗戶的一個角度下發現的熟悉的身影,「…哥哥,果然也變了呢。」要是以前肯定默默的在旁等待主人為了躲雨而回房,然後才會遞上毛巾。現在卻是撐起傘和拿起毛巾直接的接近主人、替主人批上毛巾,還領著傘一起回到屋內。雖然臉上表情還是一點也沒有變,但是真的…變了吶。

 

  這個家,真的變得不太一樣了。

 

  窗戶被雨打的模糊,他已經看不見有誰在後花園逗留,手邊闔上櫃子,「但是卻是冷的令人孤寂阿。」

 

  天空,總是會有放晴的時候。但是這種心情卻不是隨便用東西就能夠填補的缺陷,他們沒有失去了總是讓他們不自覺憐愛的孩子,只是回歸了最初的他們的模樣。只要這樣子催眠自己,心裡總是會好過一些。

 

  阿阿,快點放晴吧,這種討人厭的陰暗還是趕快煙消雲散的好。

 

 

  突然的雨讓他稍稍一愣,因為他想起了那時候也是下著雨,下意識的抬起手,彷彿那顫抖還在手中殘留。下意識的握起拳,突然的有些氣憤當時的自己。

 

  為什麼他沒有發現那顫抖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他被自己的情緒壓過理智、為什麼他還是選擇了放開了?

 

  「主人。」撐著傘拿著毛巾,查吉來到了凡斯汀的身旁,「快進房吧。」替凡斯披上了毛巾撐著傘,有些催促的引領的他進房。

 

  雖有些訝然,但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默默的隨著查吉的步伐而回到屋中,直到查吉說要替放用熱水澡離去後,他才又重新思索了一些事。

 

  這個家,是真的在無形中慢慢的改變了,而他們都心知肚明是因為誰的關係,但是一切都太突然了,他們都還來不及適應,所以才會失去平時的自我,也許…在過陣子,他們又可以平息心中的波瀾。

 

  也許…他們只要慢慢的忘記燿希斯‧貝貝多這個人,他們就不會那麼痛了。

 

  但是倘若忘記是一見這麼簡單的事…他怎麼可能會不斷想起、不斷的痛?

 

  可以的話,他其實很想說--…

 

 

 

 

 

  「不准把他帶走!」

 

 

 

 

 

 

 

--之十一--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