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三 

 

『女性向。BL性質』

 

 

 

  那是一種隱喻在唇間,卻又流露不出任何痕跡的危險--

 

 

 ×

 

 

  馬車叩咑的停在埃澤家大門外,僕人將門打開,順著艾德溫的動作替默迪恩蓋上毛毯,輕盈卻又不吵雜的,直到安穩的護送到房間。

 

  坐在床沿上的大手,沒有一絲是不帶著心疼的摸著那頭褐髮。早一步的細膩也被默迪恩暗自的默默吸收了起來,這讓他更為心疼卻只能待在他身旁,用陪伴來化解。但,他也很明白,那種不安是無法在這一刻就能輕易抹去的。

 

  俯身的在額上一吻,就像是給予護身符的感覺,「祝你好夢,默迪恩。」但願能暫時緩和你那不安的情緒,更不要被那未知的夢魘給束縛。

 

  房門無聲的被關上,床上人兒卻睡的不是非常安穩,好看的臉都因痛苦而緊皺著。不是因為艾德溫的咒語失效,而是那股不安夾雜著不一樣的感覺--…

 

  或許是這股不安瀰漫了吧,回到房間,窩在椅上的身軀顯得有些緊繃。向來默迪恩的'' 直覺 ''是非常敏銳--是真的會發生什麼事情的預兆。

 

  大手無奈的撫上髮梢,突然的瞥見桌上的行事曆,墨黑色快速的收回閃神,除了將這股不安壓抑下去之外別無他法,一邊想著明天再去凡斯汀那邊一趟、一邊想著重要的事。

 

  「又要到了這個時間了嗎……」

 

  希望今年的狀況能夠一如往常的保持良好。

 

  畢竟,很多事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也總是能因為流言蜚語而有所改變。

 

 

 ×

 

 

  在這個家,主人的命令是一切。儘管有在多的疑問和不滿,那絕對不會是他們應該開口違逆的。就像是稍早被主人給傳喚時接到的命令一樣。

 

  「記著每一個步驟,不準馬虎更不能疏失。」雖然對於主人的命令有所持疑,卻也只能遵照命令行事。查吉冷淡的看著眼前怯怯懦懦的耀希斯,「所有動作我只教一次,所以你必序馬上學會並且實用。」

 

  「是、是的,查吉管家!」平時對於總是嚴厲的查吉面前,耀希斯就已經顯得顫抖不已,更別說主人凡斯汀下的命令。但更令他不解的是凡斯汀這突如其來的命令。

 

  故作鎮定的在心裡嘆著氣,「我先從主人的生活起居部分教你。」 「首先,配合主人的作息時間,必須早一點比主人起床、替主人換上當天準備好的衣服、並且告知今天的行程,如果有資料也要一併交給主人、陪同主人一起用餐,隨時注意主人的需求,例如紙巾是否該換、杯中是否還有飲料、餐點是否有不乾淨…」查吉嚴肅的細講著每一條規則,聽的耀希斯有點驚愕的嚥下口水,繼續聽著後面還沒講完的。

 

  「接下來,主人在書房工作時,倘若沒有他的允許,千萬不准進入。」面對這項無人能打破的規則,查吉在語氣上更是加重了壓力。「除非是有重要客……」頓時,查吉覺得自己面臨了一件非常無法預料的事情,而這嚴重比起今天就要學會這一切的耀希斯來說,根本就不足掛齒。

 

  就在耀希斯察覺了管家的不對勁時,另一道熟悉的聲音搶一步的介入兩人中間,「我來吧,哥哥。」見查吉還有點猶豫,「主人的貼身照顧,我想我不會輸給哥哥的吧。」奉上一個大大的微笑,卻讓查吉冷眼了一下,「激怒就免了,我想你不會失責的,羅德。」最後給予一個警惕,離去。

 

  看著快哭了的耀希斯,羅德只是覺得可愛的摸了摸那月牙白髮,最後蹲著身子與其平視,重新的調整了髮梢,「其實很簡單的,只是哥哥說的太仔細了。」見耀希斯緩緩的點了頭,接著開始教他一些簡單好記的方法,「清潔的部分,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得更棒的。」大手再度的揉了揉月牙髮梢,對上了那一雙堅定的銀灰雙眼,他明白,耀希斯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只要某人不要刻意挑剔的話。

 

  「那麼,耀希,重述一次給我聽。」在羅德細心的教導下,耀希斯很快的就記住了該做的步驟,「羅、羅德管家,我說對了嗎?」見羅德有些失神的狀態,耀希斯顯得有些擔心。「嗯,耀希很棒。別忘了在主人面前也要好好表現喔。」娓娓的展開笑顏,算了算時間,他應該去幫助哥哥的。「耀希,你應該勇敢一點、自信一點,不要讓人家瞧不起你,更不要讓人覺得你太自傲。」大手再度撫上月牙,「那麼我該去忙了,加油喔。」

 

  「謝、謝謝羅德管家。」銀灰色珠子轉了轉,小腦袋瓜不斷的想著方才的叮嚀,只是他不是不懂,而是現實總是讓人不敢邁進。下意識的抿了唇,小手不停的雙手來回搓揉。

 

  在沒人的角落,他屈膝而坐,月白牙遮掩了嬌小的臉龐。這一刻、就這一刻就好…讓他忘了那些不該有的情緒,不該存在的不安、不該再去想的困難,就讓這悅耳的鈴聲,隨著消失並帶走這一些。

 

  '' ''

 

 

  直到銀灰色重新染上一層精神,這一刻開始,他是負責主人生活作息的人,更要比別人認真一倍、有精神一倍、又快速一點。

 

  小手啪啪的讓臉頰發出了些許聲響,接著再握緊。

 

  「好!」

 

  小小身子,大大志氣,卻殊不知這將是慢慢將他拉近危險的開始。

 

 

 × ×

 

 

  '' ''

 

  在外頭所受的寒慄,漸漸的被屋內的溫熱給退散去。

 

  不同以往的是席尼拉的大廳裡多了一個人。

 

  大手愉悅的在小小的長方形上來來回揮動著,大手的主人娓娓露出一抹沒有真心的笑意。另一邊的小手卻是百思不解的、不小心讓那美麗的臉龐緩緩的皺起了眉頭。

 

  「吶吶、既里,這東西到底哪裡好玩阿?」

 

  聽聞奧斯的牢騷,既里只是輕輕一笑,並且稍稍的低了低頭,「對不起,親愛的小公主,為了表示我不小心讓您感到煩躁的心情,請允許我在此為您做表演。」話不多說,他人已經來到離奧斯有段距離的位置,大手把玩著撲克,歷練的宛如撲克就像是有生命般的活躍。

 

  「好棒好棒!!」面對從未見過的稀奇表演,奧斯的眼神瞬間晶亮了起來,那讓美麗臉龐醜化的煩悶也瞬間被驚起而取而代之。「既里你好厲害!」小手興奮的互拍著發出聲響,嘴邊的激動更是不減反增。

 

  一旁的青雖然有些不悅,畢竟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般表演,要說他沒感到心動的話,那就是你是個笨蛋,被騙了。突然,他和既里的眼神對了上,對方不留痕跡的丟給他一個'' 怎樣 ''的 眼神,讓青想發怒卻又不好意思在奧斯面前有任何動作。

 

  更別說他似乎已經完全掌握了該怎麼與奧斯相處的模式了。

 

  「咳,不好意思打斷少、小姐您的雅興,方才我已經和查吉管家連絡過了,明天少、小姐您可以過去找凡斯汀少爺了。」

 

  美麗的殷紅色明顯的增添了不悅的望向自家侍從,他總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跟了他這麼多年的人總是改不了叫喚他的方式?這念頭才這麼一轉,眼神飄向既里,「吶、既里。」後者一臉笑意的望著,「什麼事,小姐?」

 

  看!人家才相處不到幾分鐘而已,再說了,相信他也沒漏聽青當時對他的稱呼方式,那他也沒必要拐彎抹角什麼的,「你對於我的身分沒有任何疑問嗎?」

 

  被這麼突兀的一問,既里霎時的一愣,「沒有。」看著因自己的話語而感到愉悅的奧斯。果然是個直率的孩子。

 

  「少、小姐……」相較於之下,青的態度顯為緊張,畢竟對於自家主人經常不經意的話語,總是讓他不知所措,更別說現在的對象只是一個剛認識沒多久的歸國子女。

 

  只是他的顧慮總是多餘的,因為對奧斯而言,他要的就是他想要的。「我要處罰你。」 

 

  「疑?」

 

  「該怎麼處罰好呢~~」修長的手指抵在下巴邊緣,雙腳也隨著雀躍而擺動著。「既里有什麼想法?」粉色的髮梢稍稍往旁一動,那模樣就像是一個高傲的女王,嘴角溢出的呵呵笑聲也顯得讓人背部一涼。至少青是這麼認為。

 

  被指名的人只是稍稍一愣,「那麼小姐有什麼想法呢?」這時候的掌控權應該要全數交給小公主才是。

 

  「那~從現在開始,青念個奧兒小姐一千次。」

 

  「呃?」「嗯?」幾乎是同一時的發出驚嘆聲,兩人還因此對忘了一下,但是相較於前者的驚愕,既里才是真的對於奧斯的要求出乎意料之外。

 

  「快點快點~~」小嘴不耐煩的喊著,那一瞬間的畫面宛若蜃樓,現下有的只是想看侍從苦腦模樣的鬼靈精。

 

  還處於怔愣中狀態的兩人連忙反應過來,「…阿…奧、奧兒小姐……」還有點晃神的青不自覺叫喚出聲,就像是被操控一樣。

 

  「嗯,終於對了。」奧斯開心的走到青的面前並示意他低下身,小手才得以在那綠髮上摸索。

 

  渲染總是很快的將人的臉上抹紅,參雜的喜悅卻是一種言不由衷的感覺,「少、痛!」對上那怒意的殷紅,很快的就知道自己又讓奧斯不開心了。「對不起…」對不起,他總是在他眼前犯錯。

 

  「對了,凡斯汀是…」一旁的既里不經意的將話題拉開,也精準的抓中了奧斯的心思。「凡斯汀‧賀道名,是我最喜歡的人的名字,既里要好好記住喔!」那笑顏充滿著天真、尊敬和淡淡的愛意,滲入眼底的幸福是藏不住的。

 

  「明天既里就和我們一起去拜訪凡斯吧!順道讓凡斯看看既里的魔術,吶、青,我好像沒看過凡斯吃驚的樣子耶。」

 

  「是的,少、小姐……」雖然心底實在不太想讓既里跟,但是看著奧斯這麼高興的心情,他也不好意思去破壞。

 

  天真的笑意,什麼最好的都想呈現在喜歡的人的面前。

 

  果然…越是保持純真的東西,才越有挑戰性--…

 

 

  '' ''

 

  看著兩人忘我的交談,手指間的紙牌早已被他一至排開,並抽取了其中一張,「小丑這種角色,就是讓你到最後一刻都還以為只是個玩笑。」冷豔的唇上無語的說著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話語。

 

  那是一張不同於握著死神鐮刀的小丑,而是一張帶著半邊面具的小丑。

 

 

 ×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對耀希斯而言,今天是一個讓他屏息到幾近忘記該怎麼呼吸的狀態。

 

  比別的僕役還要更早一點起床,比別的僕役還要更加的忙碌,但是他從不喊苦也不喊累,依舊用心的完成每一項工作。

 

  『明天,席尼拉和埃澤家的主人會來拜訪。』 『記住,不准有任何差錯。』

 

  在深深的吸一口氣,查吉管家嚴厲的叮嚀始終盤旋在腦海裡,這又讓他變得更緊張了,所以他得趕緊習慣才行。

 

  「呃、資料都對好了…接下來是到廚房……」步伐隨著思考而停下,可以的話,他很想逃避。自從那些僕役知道了他瞬間躍升為主人的貼身侍從時,那眼神總是在說'' 又是一個諂媚主人而達到目地的人 '',但是要是他跟他們說那不是他想要的,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一想到這,小腦袋瓜一片混亂之下,不自覺得又嘆了氣。

 

  「讓你做我的貼身侍從讓你這麼討厭嗎。」一隻手緩慢的從門扉中探出並倚靠著門上,冷不防的一句話,透過沒有什麼感情的金瞳注視下,沒有自覺得走到凡斯汀門前的耀希斯,失神的不自覺得驚呼了一聲。

 

  對於耀希斯的驚訝,凡斯汀感到一陣不悅,「我請你來,不是要你在這大呼小叫的,資料呢。」 「阿、阿在這。」雙手連忙奉上今天的資料,也趕緊說著昨晚努力背誦的行程。

 

  趁著耀希斯幫他換衣服的時候,眼睛和手依舊片刻不離的詳閱的資料,「離他們來的時間還有多久?」而對於第一次幫人換衣服的耀希斯而言,那是一種害羞的事情,更別說他更衣的對象是主人。小手有著止不住的顫抖,思緒壓根就沒在當下。

 

  沒有得到答案的凡斯汀,冷眼的看著眼前的小傢伙,儘管顫抖的很厲害,還是很努力的想要幫他穿好衣服,只是扣環部分越是顫抖就越是會用不好。「我有那麼可怕嗎。」一個皺眉,眼神透滿了不滿。

 

  「阿、不、不是…」 「只是我從來沒有幫人家穿衣服,有點不好意思…」沒想到被發現了,趕緊連忙解釋。只是這一解釋換得的只有更冷默的話語,「我是叫你來工作的,不是來害羞的。」 「要是你連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那麼你今天開始就不用待在這了。」

 

  什麼?「不、不行……」要是我沒了這份工作的話,院長那邊怎麼辦,其他孩子怎麼辦…阿,不能哭……主人說的對,他是來工作的,不可以帶入太多自己的情緒。

 

  嘖。「好了,你去忙別的事情,把這些資料放在書房吧。」看著那一副要哭的表情,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他又在仗勢欺人。「不要忘了,你來賀道名家是做什麼的。」用最後一絲耐力將人給轟出房間,資料也順著手勢被丟至在床上。

 

  真是的,只不過是一個在利益上稍微有點用處才用一點關係帶進來的,沒想到卻只是一個怯怯懦懦的小鬼。難道是資料上有哪裡是錯的嗎?不、不可能…撇去那些妄想靠他一帆風順的血族來說,埃澤家給的資料是絕對不會有錯的。

 

  大手按壓著隱約發疼的頭,畢竟接下來的兩個人才是讓他最頭痛的。好不容易將這兩麻煩大人物給排開了,為什麼默迪恩又硬是要再來一趟呢?

 

  『疑~可是我想再多看看小貓咪嘛~~』

 

  眉頭又是不耐煩的一皺,那種語調是惡魔甦醒的前兆,所以為了彼此好,他也只能選擇妥協。看來只好把這帳算在艾德溫身上了,那個戀弟狂。

 

  叩叩。「主、主人,席尼拉主人到了。」耀希斯盡責的在門外叫喚著,「主、主人?」

 

  「知道了,就讓他等吧。你去看查吉有什麼要幫忙的就去吧。」「還有,不要讓他看到你。」多一個默迪恩就已經讓他很煩了,更別說小傢伙喜歡可愛的東西,要是看到耀希斯的話……今天是災難日嗎?

 

  反觀房內的無奈,耀希斯聽見後只是覺得心頭一陣酸澀,但隨即搖頭甩掉那多餘的思緒。「是、知道了。」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僕役,理所當然的不能隨便見那些高貴的人阿,不要亂想,耀希斯‧貝貝多。

 

 

 ×

 

 

  「吶~羅德~~凡斯還沒來嗎~~」粉唇無奈的表示抗議著,本想說一下馬車就可以看見凡斯,沒想到卻是只有羅德迎接他。失落的表情非常明顯的表露著。

 

  從餐車中端上剛剛他從後花園親手摘的花草泡製而成的花茶,在那有著可愛圖樣的陶瓷杯裡盛上,「真是不好意思,奧兒小姐。主人為了見您,所以重新更換了衣裳。」並放在奧斯前的桌上,「在等待的同時,請品嚐羅德為您準備的花茶。」

 

  很快的,那迷香的花茶吸引住了奧斯的注意力,「好棒喔,這是什麼?」「阿~杯子也好可愛~~」整個專注力已經從凡斯汀身上移開。

 

  「這是我研究的花茶,裡面的花是我在後花園種植的,所以保證沒有汙染。」一邊解釋一邊確保待會主人的動靜,「杯子是主人在上一次市集中發現的,說是奧兒小姐會喜歡的就買下了。」

 

  「凡斯跟羅德真是的~~」雙手遮掩著羞澀的臉龐,卻遮掩不住那散發出的興奮。

 

  一旁的既里只是默默的觀察著,看樣子這管家不容小覷。

 

  「凡斯~~」當眾人歡樂之餘,凡斯汀緩步的走進,大手就是往那粉色髮梢揉動。「少、小姐,是凡斯汀少爺才對。」一旁的青的連忙糾正自家主人的錯誤。

 

  此時,凡斯汀眼光瞥見一個陌生的身影。「你是誰。」

 

  順著凡斯汀的目光,奧斯就像是個拿到戰利品後炫耀的孩子,拉勾著既里的手,興奮的說著。「這是我新的侍從,叫既里,是個魔術師喔!」

 

  「魔術師?」

 

  「對阿對阿,既里快點表演給凡斯看!」

 

  禮貌性上的對著凡斯汀行了的禮,正準備表演時,羅德不經意的走到凡斯汀身旁,低身在他耳邊傳話。

 

  「讓小傢伙帶著去交誼廳吧,羅德你跟去,查吉留著就好,我晚點過去。」反正他的目的只是小傢伙,就暫時頂替一下。

 

  「怎麼了,凡斯?」粉色髮梢隨著往旁擺動,「沒事,我們看表演吧。」

 

 ×

 

  「疑?我、我跟羅德管家?!」原以為只是奉茶水之類的小事,沒想到從羅德管家口中聽到的工作讓他為之驚恐。那可是主人重要的朋友阿,萬一有什麼差錯的話…

 

  沒有漏看耀希斯眼底的恐慌,羅德只是笑笑的安慰著。「不要擔心,埃澤兄弟你昨天見過了吧,主人現在抽身不開,所以由我跟你。」

 

  可、可是…「是…」他雖然很怕做不好,但是他更怕聽到那個他討厭的暱稱……

 

  打開大門,外頭還飄著細雪,兩人等候的馬車也早在外面等候多時。

 

  「歡迎,艾德溫少爺、默迪恩少爺。」羅德將手抬起,讓在艾德溫身後的默迪恩攙扶而下。「不好意思,羅德。」「嗯?今天是耀希迎接我們嗎?」

 

  只是沒有像耀希斯所想的一樣,反而就像平常一樣的稱謂。所以讓耀希斯有些稍為愣住。「耀希?」默迪恩將手放在那月白牙上,「哈啾…」

 

  「默迪恩…快點進去吧。」艾德溫將自身的衣袍轉移到默迪恩身上,眼神帶點苛責的看著耀希斯。

 

  耀希斯連忙低著頭,並且加緊腳步的帶領到交誼廳內,先是加緊將爐灶中的火用的更旺一些,接著再衝去衣物室拿出一件毛毯附蓋在默迪恩的身上。「對、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默迪恩帶著笑意的看著耀希斯,其實他只是接觸冷空氣才會打噴嚏,並不會有什麼大礙。「你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嗎?」

 

  小小的身子怯怯的左顧右盼,接著點了點頭。

 

  「那麼讓我抱一個,我就原諒你。」默迪恩臉上笑得很開心,雙手也跟著敞開。

 

  「疑?」

 

  「默迪恩。」

 

  這次不止耀希斯的驚呼,就連一旁的艾德溫都覺得玩笑有點開過頭。

 

  「好吧,耀希覺得不好的話就不要了。」說完還真的把手放下,只是可以很明顯的看見墨黑中閃爍的憂傷。

 

  他不想看見這麼溫柔的人難過,所以那雙小手緩緩的握緊,就像是給自己勇氣一樣,「如、如果您、您不介意我、我很髒的話……」「我不介意喔。」默迪恩溫柔的看著耀希斯,然後再次的敞開雙手,重新將他抱入懷裡。

 

 

 

  「所以現在是什麼狀況?」為什麼他暫時離開大廳來到交誼廳,就看見那一大一小的抱著睡在一起。

 

  艾德溫拿起桌上的茶杯,「他今天似乎有點不舒服。」難怪一直覺得默迪恩哪裡怪怪的,這小子又偷瞞著自己承受那些傷痛。

 

  「所以現在是在搶我家的僕役嗎?」對於艾德溫的答案,凡斯汀只是感到非常的不悅,就好像什麼重要的東西被搶走一樣。

 

  冷冷的看著不知為何發怒的凡斯汀,艾德溫將手中的茶杯放下,「聽羅德說,你讓小傢伙當你的貼身侍從。」一旁的羅德欠了欠身,得了凡斯汀不耐煩的一眼。

 

  「那又怎樣。」

 

  輕哼一聲,「是沒怎樣,不過你應該回去了。否則要是被人發現珍貴的東西,被搶走就慘了。」 「不懂你在說什麼。」

 

  兩人你來我往的鬥著,只是聲量卻不自覺驚動了熟睡的人。

 

  「哥…?凡斯?」默迪恩恍神的看著兩個大男人爭吵,接著發覺自己懷裡還有一個熟睡的身子,「呵呵,這孩子果然好可愛,睡的就像貓一樣。」 

 

  「阿,你不準處罰他喔。」薄唇冷冷的溢出笑意,「因為是你要他陪我們的。」墨黑裡透露的惡意,讓人無法反駁。大手貪婪的將懷裡的人兒抱得更緊,「快去吧,可不要讓奧斯發現了可愛的小、貓、咪。」

 

  嘖。「沒事就快滾。」知道自己此時屬於低下狀態,凡斯汀也只好先將奧斯那邊解決,再來這邊好好的交談。

 

  看著背影離去,艾德溫重拾桌上的茶杯,「不要鬧過頭了。」接著將杯中茶飲入口。

 

  褐髮輕輕晃動,「重要的東西,一但流失就再也拿不回。」墨黑瞳閃閃晃動,「要是他再不察覺……就會真的不見了……」下一秒,整個人重新沒入熟睡的時刻。

 

  「默迪恩?!」衝上前探查得艾德溫也有沉不住氣的浮動,幸好發現只是睡著了而已,他輕柔的將默迪恩懷中的抱離開放到另一個椅上。「羅德,我們要回去了。」著手開始整頓默迪恩的衣服,就怕萬一被冷風侵襲。

 

  確認之後,便將默迪恩抱起,「剛才的話,你就慢慢觀察吧。」反正說給那個冷血的傢伙也不會聽進去,所以還是說給對那孩子有所照顧的人說還比較有用。

 

  羅德依舊緩緩的欠著身,並且護送兩人搭上馬車回程。

 

  「依舊敏銳的可怕的兩兄弟。」只是,對於主人而言他們就真的只是一種'' 東西 ''

 

   僅此而已。

 

  所以他還是把熟睡中的耀希斯叫醒,並且交代一些工作讓他去做。

 

  至於……那就不是他應該插手介入的事情了。

 

  有些事,

 

    倘若沒有親身經歷過,是永遠不會懂那種痛的--…

 

 

 × 

 

  「哇~好棒好棒。」奧斯的喜悅充斥著整個大廳。反觀是凡斯汀,眼神雖然盯著那魔術表演,也對這所謂的魔術感到驚奇,但就是有一種讓他安心不下的感覺。

 

  等到既里結束魔術表演,「你什麼時候又找了一個侍從的,奧兒。」這事,從來沒聽說過。金瞳也緩緩的看著既里,後者只是緩緩一笑並對他欠了欠身。

 

  「昨天。」美麗的臉龐漾著大大的笑顏,那天真的模樣執讓人覺得是個可愛的孩子。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是令人有種唯恐天下的感覺。

 

  視線默默的看著一旁的青,後者也用著歉意的表情回視。

 

  算了,這小孩總是想要什麼就會想要得到手。這不是他該關心的事。

 

  接著開始聊起了魔術師的身世,凡斯汀就是冒著一個疑問。「賽菲克?沒怎麼聽過的血族。」就算是古老的記錄裡也沒看過這個名字。

 

  「因為只剩我一個。」聳了聳肩,「在古老時候,不就是經常發生這種事情嗎,某某血族被某某血族毀滅或者吞沒。」講述的彷彿就像只是在說個一則古老的故事,就好像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麼你怎會選擇當魔術師呢?」

 

  面對凡斯汀的一問,還真的頓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太久了……我也忘了為什麼。不過,我很喜歡變魔術的時候,觀眾開心的表情。」

 

  端倪的既里這個人許久,雖然心底抱有很大的疑問,但是還是不想在繼續交談下去。

 

  就是一種直覺,他很討厭這個人。

 

  「吶吶、凡斯~~我要留下來吃晚餐~~」小手拉勾著凡斯汀的大手,這讓一旁的青更是手足無措的擔憂著。

 

  「記得跟家裡通知一聲。」揉了揉粉髮,「那麼我要先去書房了。」

 

  等到凡斯汀離去後,既里才緩緩的開口,「凡斯汀少爺跟小姐您的感情真好呢。」

 

  「嗯,因為我們互相喜歡阿~~」率真的個性,總是讓人覺得為之一亮。

 

  「真的呢。」

 

  就是這樣,越是活在幸福的時間越久,受到傷害時就會傷的越深。

 

  到時候的落幕場面,

 

 

   肯定會讓人熱血沸騰--…

 

 

 ×

 

 

  三個月後…。

 

  

  馬車叩咑的在街上跑著,順著馬車的窗外看著外頭的風景,耀眼的金黃髮梢隨之飄揚,掩不住的喜悅都不留痕跡的表露出來。「吶吶、聿,是不是很興奮阿?」

 

  對上那雙充滿著興奮的翡翠綠瞳,微慍的墨黑色只是淡淡的示意一下,「又不是第一次回來。」就沒在多作表示。

 

  習慣了對方的態度,丹特亞‧連司昂依舊抱著雀躍的心情懷念這個地方。

 

  因為家族的關係,所以讓他對'' 貴族 ''的印象不是很好,也不太喜歡居住在一起,就連住所也是選擇較偏遠的地方。倘若不是因為默迪恩,他可能對自己的身分永遠不會感到驕傲。不知不覺的回憶慢慢湧現,漸漸的憂鬱染上了翡翠。

 

  查覺了髮上的溫度,憂鬱的翡翠對上了那熟悉的墨黑,「對不起,我只是有點…」未出的話語默默的被古聿封住得以一愣,最後累的攤在古聿懷裡抗議,「還是有朝氣的你比較適合。」知道這是古聿關心他的方式,丹特亞最也只是順從的將人家的大腿當枕頭用。

 

  好久了……沒有像這樣子的不安。不知道默迪恩怎麼樣了。

 

  也許是累了,也許是古聿參雜的藥用作效了,翡翠綠終究敵不過睡意而漸漸閉上眼。古聿心疼的探觸那臉龐,說實在的,要不是因為那個約定所在,他根本就不想讓丹特亞回到這傷心地方。看著那失了佯裝的憔悴,「為了今天,都不曉得睡不好幾天了,以為我沒發現嗎,傻瓜,」一但扯上默迪恩,你就連自己也不顧了嗎?那麼我呢?

 

  「我不會讓你丟下我的,丹特亞。」墨黑中渲染了淡淡的憂傷和憤怒,但是他能作的就是好好的陪在丹特亞的身邊,不讓他作出傷害自己的傻事。

 

  算準時間,再次餵藥給丹特亞,「該醒來了,睡美人,」寵溺的玩弄著金髮,今天就算他大發慈悲的借給默迪恩一天吧。

 

  「默默~~」果不其然,一下馬車就看見那好久不見的身影就是一擁而上。但是眉頭也很快的皺起,「我們快點進去,古聿醫藥箱快點幫我拿來!」

 

  默迪恩同樣很開心的回抱丹特亞,但是對於下一秒卻被強行的拉進屋內這一點來說…果然還是很亂來阿。默迪恩看著那熟悉的背影。不愧是醫生的直覺,就連哥哥都沒查覺呢。

 

  被遺忘的兩人,只是默默的跟著進房,然後看著丹特亞替默迪恩看診。

 

  「才好一陣子不見,你又這樣亂來了,默迪恩。」微慍的翡翠死盯著床上的人兒,除了手的忙碌外,嘴巴也跟著閒不下來的叮囑。而面對醫師模式啟動的丹特亞,默迪恩知道此時此刻就是乖乖的當個病人就對了。

 

  「真是的!艾德溫你也是!虧你平時還陪在默迪恩身邊居然沒有發現!」手邊忙碌的替默迪恩量體溫、檢查、記錄等等的例行工作。「好了~你們兩個都出去,剩下的我自己就可以了。」「記住!沒有我說可以就不准進來!」

 

  碰的一聲,艾德溫和古聿被趕出了默迪恩的房間,兩人對此雖已習慣卻還是會感到無奈,「到大廳吧。」身為主人,艾德溫還是本份的帶著身為客人的古聿前往大廳等候。

 

  等到礙事的兩人都趕走後,丹特亞緩步的來到床邊,「多久了,默迪恩。」那是一種不容許敷衍了事的語氣。

 

  銀黑色有些失神的望著,「大概這三四天吧。」正確的時間他有點不記得了,畢竟時間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時光正常的流逝。

 

  無奈的一嘆,手緩緩的放在默迪恩的額上,「預知這東西很傷神也傷身,只要一個閃神你就會死,默迪恩。」看樣子艾德溫也不是沒有注意到默迪恩的身體狀況,只是在更細微的他查覺不來,更別說被刻意隱藏起來的話。

 

  「嗯…我知道,哥哥也知道。」這幾天都發現櫃子中的瓶子有增加的跡象,雖然要他別亂來,但似乎是不大可能。「所以不要生氣了,丹特亞。」銀灰中帶點歉意的凝視,畢竟他們誰也不想傷害誰,只是有些事想避總是避不開。

 

  無奈的再次一嘆,他不是不明白默迪恩的個性,畢竟當兩人在醫學上有交流開始,默迪恩的身體狀況一直是他非常在意的,畢竟那不是睡個覺就會好的。看默迪恩的狀況,他其實也很清楚艾德溫有隨時注意血的狀況,但是就是……手裡的溫熱拉回了他的思緒,「默默……」

 

  「丹特不可以累壞了喔,聿會恨死我的。」翡翠狠瞪一眼,沒好氣的攤了攤手,「那是因為他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那是只有屬於他和默迪恩的秘密,說好了要守護一輩子的。

 

  噗哧一聲,「哈哈哈,我真的會被他討厭死啦!」聞言,丹特亞立即發出聲明,「他敢討厭你我就跟他分手!」卻沒料到這反而讓默迪恩笑的更大聲,而丹特亞卻一臉茫然的望著他。見狀的默迪恩實在拿這好友沒什麼辦法,到底懂不懂在一起的意義是什麼?!

 

  「為什麼你要笑成這樣啦~~」雙手堵住著那張漫出笑意的嘴,眼神充滿的不解和不滿,怎奈默迪恩還是笑個不停。

 

  「默迪恩‧埃澤。」

 

  這一招果然見效,一聽見自己本名從丹特亞口中說出,默迪恩隨即反應過來並停止了笑意,莞爾的揉了揉那金髮。「謝謝你丹特,我好久沒有笑得這麼開心了。」 「還有,既然選擇了跟古聿在一起,就不要隨便把分手掛在嘴邊。」轉移至臉頰的手,有些心疼的服貼著。

 

  對吸血族而言,在一起是一件永恆的事。

 

  「阿~~你耍詐~~~」替自己抱不平而撲上默迪恩,「不要以為你總能這樣逃過醫師的法眼!」後者見狀只是不以為意,「那你以為醫師就可以逃的過病人的法眼嗎?」兩人對望了一下,接著開始放聲大笑。

 

  「丹特亞,連司昂!!」站在門外大吼的古聿,心情是非常十足的不滿。想說診療時間也太久了,於是擔心的跑來一探究竟,沒想到兩人竟然笑的那麼開心。所以他非常不爽、非常。

 

  只是房內又突然的大笑聲讓在門外的古聿逐漸失了耐性的打開門,「丹特亞‧連司昂!」然而映入眼簾的是兩人在床上互相抱著,「……你們兩個……」

 

  不同於古聿的壞情緒,床上的兩人相視而笑,因為好久沒有這樣子了,好久沒有像以前一樣的交談嬉鬧了。

 

  一瞬,讓人忘了所有的不安和煩惱。

 

  這就是朋友吧。

 

 

 

  隨著時間的流逝,有失去也有獲得。

 

  但是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悄悄埋下的種子也終於開始要發芽了--

 

 ×

 

 

 

  '' ''

 

  難掩不了的不安,就算緊握著鈴鐺,還是有點免強卻又要硬逼自己不再去想。

 

  這股不安是什麼,他不知道。


  他只希望…


  「那些溫柔的人不要有事才好……」

 

 

 --之三--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