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三十二 

 

※ 『女性向。BL性質』

 

 

 

 

 

 

 

 

  握著話筒的手顫抖個不停,他瑟縮著嬌小的身軀,好像失去了什麼讓他感到害怕而不知所措。明明已經過了一夜...那一切,卻仍是歷歷在目。

 

 

  掛上了電話,總算是向家裡的大管家交代過大小姐和侍從們的狀況。看著手掌,殘留在上頭的餘韻還沒有退散。彷彿能聞到血腥、彷彿能感到熱度。

 

 

「啊...我記得你是席尼拉夫人的僕役。」抱著乾淨的大毛巾,羅德在掠過電話邊發現了獨自站著的小人影。

 

 

「?」被喚起的嗓音拉回神,艾希回過頭這才認清了來者。

 

 

  臉上原先還日常的揚著笑,卻在見到孩子有些憔悴的神情後立刻收了起來。「怎麼了,悶悶不樂?主宅裡發生了什麼事嗎?」羅德上前偏偏頭開口詢問。

 

  聞言,艾希明顯的更加沮喪搖了搖頭,「不是,宅裡很好,夫人和主人知道了實況後也不擔心了。」

 

「那為什麼還這麼的沒精神呢?」看他神情,微微一怔接著道出。似乎也已了解了讓他如此不活力的理由。

 

 

  雖然和這孩子是第一次見面,卻意外是個情緒鮮明好懂的孩子。

 

 

  壓低了頭顱,艾希咬咬下唇,邊擰起了眉心。

 

  見狀,羅德莞爾一笑。大手放置在那朱色的腦袋之上,「沒事的,去看看吧。我們是吸血族啊,生命的存在對我們而言沒有那麼稍縱即逝。」

 

  像是得到了信心,艾希猛然抬起頭,「...」但只是這麼看著對方,嘴裡的激動說不出其他。而後用力的點頭搗蒜,跑開了羅德。

 

 

  看著突然離去的背影,副管家一時之間反應不過;心底油然而生的踏實不知該如何以筆墨形容。

 

 

  但,隨後他...仍牽起了欣慰的嘴角。

 

 

  已經告一段落了,不管是主人、"奧斯少爺"還是青...都找到了目標,得到了自身最重視、最珍愛的事物。

 

  

  剩下的...

 

  

 

  沒在心裡定下結論,但勾起的笑意卻依舊精細的刻在臉上。

 

* *

 

  殷色的長髮批散在肩,他睜著漂亮的火紅瞳子屈膝坐在靜白的窗台上頭,眼光望著外頭早晨的景色,臉上的神色淡然微掛著輕鬆的笑意。

 

  "叩叩"。「小姐我進來了。」

 

  屆時,門外突地喚起了嗓音,在這一聲之後他大小姐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收了起來。

 

  「進來。」

 

 

  「!?」聞言,站在深褐色門板外的他瞪大了藍瞳;想也沒想的打開了房門,而眼前的光景如他所想的令他震驚。「小、小姐,您怎麼能離開床鋪。」他緊皺著眉心,快步的走向窗台邊。

 

  可,在他通報那時,那孩子早已將臉又再面向窗外。

 

  見狀,他的眉心鎖得更緊。「小姐,您聽見了嗎!?既里在和您說...」

 

  「別叫我。」「你不是我的侍從。」冷不防的,大小姐啟口直說。眼神沒有與他對視,臉上的表情平淡無奇。

 

  自知理虧,既里反鬆開了眉心,既然已決定要留下面對,那就不能只是一昧的逃避;於是,他單膝下跪低首,「小姐...,是既里的錯。是既里太自以為是以為能獨自面對,能不給主子增添麻煩,卻沒想到事實卻...」

 

 

  「別在我面前說謊。你那是能說沒想到的情況嗎,你捫心自問,你能以對我的忠臣發誓...說這不是你早已預測過一切劇幕的走向。」他輕闔上眼,感覺到一股疲憊和氣憤,「身為席尼拉家的侍從...不、就是任何一家的主子,都不能允許自己的侍從不遵守命令、甚至說慌。」「你沒有資格成為我席尼拉家的人。」

 

  他是明白的...這位小姐、這位少爺的眼力不比一般,但怎麼能...什麼都被他看透呢?「...」被堵得語塞,他微勾起嘴角,是真的徹底的敗北了。

 

  「真是什麼都逃不過您的雙眼。」

 

  語畢,既里輕牽起了奧斯的小手,「的確,那是我預料的走向。但不想為您和主人增添麻煩是真心的實話。」他垂首接著說...「我只是戴著面具的魔術師,無法如此坦然的接受著這一切對我來說全是幸福的命運。」「過去的事若是不能親自解決,我沒法接受您所給予的未來。」

 

  「所以,能否請您再給予我一次機會,連同這充滿幸福的未來。」撐起了臉上的笑,那和先前的偽裝完全不同,是溫柔且充滿自信。

 

  耳邊聽著那些似是肺腑之言的話語、眼前看著那張似是誠心誠意的面容,奧斯轉了轉眼珠邊不老實的收回被輕牽的手,「你以為這麼簡單就能獲得原諒嗎。」努了努嘴,他像個女王,「要想回來可以,但你被降級了,從現在開始給我從貼身僕役做起。」

 

 

  看見他的模樣,臉上先是微愣後是露出沒轍的輕笑。

 

 

  「是,公主殿下。」低垂著頭,他以最中肯的誠意表示出忠臣。

* *

 

  窗外的陽光沒有濃郁的打進房內,躺在床上的男人繃滿了半身的繃帶;不如大小姐純血的體質,他恢復的速度要慢上許多。該多做休息的他,卻因為平日的習慣在清晨清醒。那雙瞳子直視著天花,腦海裡閃過的全是他所執行的任務。

 

  說不自責是瞎話。

 

  打當年被撿回宅子起,他對奧斯的忠臣就未曾有過私毫變化,傷害不說就連謊言都沒有過。對彼此的信任,已是無法形容;可如今...他卻親自在恩人的身上,留下如此之深的穿刺傷口,即便是任務內容他也不能原諒自己。

 

  都是因為他不夠強大,大小姐才需要以這樣的犧牲來獲得勝利。

 

  闔上雙瞳,內心裡自責的煎熬和疲憊,讓他有些無法面對自己。必須要再強悍、必須要再強大,那才足以保護想要保護的人。

 

 

  「青?」

 

  在沒敲門聲之下,那問候響起。

 

 

  「進房先敲門,不是教過好多次了。」聽見嗓音,青維持躺著的姿勢認出來者,也不忘說教,「你身上沒事吧。」但關心也沒因此省略。

 

  走到床邊他搖了搖頭俯視著床上的病人,「青還好嗎?為了保護既里和我...」他擰了眉心,難掩還幼小的情緒。

 

  為此,青睜開了雙眸,看著已站在床邊的小僕役,「我只是執行了大小姐給予的任務。」他簡單扼要的說明,語氣裡的話語雖然平穩卻一點也不冷淡。

 

  但見他仍是悶悶不樂的情,青施力舉起單手擺置艾希的頭上,「你只是僕役,就算當時作不了什麼,現在也已經完成了任務。不是和夫人、主人回報了嗎。」揉了揉那頭朱髮,接著道...「身為夫人的貼身僕役,你要做的就是這些,無須為此感到能力不足或是自責。」

 

  是,他也是如此。

  

  他只要執行主人所交代的任務就行,無須為此感到能力不足或是自責。

 

  這樣一想那欣慰笑意突然浮現在臉上,讓一旁的艾希看得專注。艾希怔了一怔,「可是、可是我不想只當僕役,我想像青一樣!!我想保護你!!」隨即,喊出了心裡所想的的,小小的眉頭深深緊揪。

 

  聞言,青失笑出聲,「等你有我的一半再說這種話吧。」沒有取笑,只有期待;他知道,當那時夫人將他帶回宅裡時,那雙眼神便早已奠定他現在的決心。「我不需要你保護,你該保護的是夫人、是主人。總有一天你能成為夫人的貼身侍從,而到那時夫人會成為你最重要的人。」就如同他對大小姐一般。

 

  真摯的話語沒有絲毫的虛假,但卻讓艾希聽得眉心容不下一絲空氣。他握緊空拳,緊咬著下唇憤憤不平。

 

  「我會保護夫人、我會保護主人,我會成為席尼拉家最好的侍從。超過你,然後保護你!!」遠大的抱負帶上那篤定的橙黃色雙瞳,他說的不是玩笑而是承諾。

 

  這是什麼突如其來的舉動?為何要如此憤怒且著急反駁?

 

 

  「如果我能超越你,你就會讓我保護了,對吧!?」與青貼近,看不出艾希有任何動搖。

 

  被這一問,青一時反應不過卻也無法視而不見。愣了一愣他眼神一轉,比對方的還要認真,「等你超越我再來提這件事吧。」

 

  若他是以自身為目標當作動力...那也沒什麼不好。

 

  

  得到回應,艾希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你說的,我會做到。」站直了身,口語裡的嗓調堅信、肯定。

 

 

 

  對視著眼神,兩人沒再多說什麼。

 

  在這之後,那定是一個往前跑、一個往前追。

 

 

  他們的故事沒有結局,只有新的展開。

 

 

 

 

 

--之三十二-- S.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