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三十 

 

※ 『女性向。BL性質』

 

 

 

 

 

 

 

 

假如承諾是約束、是牽制...就該遵守吧...這是雙方都早已協調且認同過的...

 

  所以...逃開約束、躲開牽制...就是不守信用吧...

 

欺瞞就算是打破承諾了...這樣解釋沒錯吧...

 

 

  張著那雙墨色的瞳眸,晶透的視線透射在一旁躺著已經累得熟睡的男人;他知道的、他都知道的...他其實一直都知道的,但為什麼總是裝作無知、為什麼總是裝作什麼也沒發現?親兄珍惜他的心他很明白、親兄為他勞錄的疲憊他也明白,為了他的所有...一直一直被命運緊緊綁著。

 

  也連繫著他們。

 

  或許是害怕、或許是謊恐,若是坦承他其實什麼都明白,這相擁的時段是否會在他眨眼的瞬間就稍縱即逝...啊啊...他連想像都作不到。

 

  這麼自私的心態要是被知道了會不會被討厭呢?寧願親愛的人這麼辛苦,也什麼都不願承認。

 

  可,即便如此...他會堅強的,為了自己、為了親兄、甚至為了他們之間,他可以一直相信著他直到自己死去...

 

「傻哥哥...你打算騙誰呢...」「我會預言的啊...」

 

  他牽起了臉上的笑意,皺著眉心卻笑得溫和...但也帶著可憐,盈滿淚的瞳眸不捨得對方仍是不安穩的睡臉...

 

  煩惱什麼呢?又為自己擔憂什麼呢?能不能說呢?全部都說出來吧?

 

  那纖細的指頭微微發顫,輕撫在那張什麼也從不多說的唇上。

 

「...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啊...我又不會讀心...欲言的能力跟本不管用啊......」

 

  他可以裝作無知、他可以裝作什麼也沒發現,但卻不能裝作什麼也沒看見...

 

 

 

只是"珍惜"...是不夠做成"承諾"的...

 

* *

 

 

  他到底...何德何能有這樣的待遇...

 

「青!你還在做什麼!!快去保護小姐啊!!」

 

「...」對上既里的憤恨青不為所動,只是自顧自一手抱著不安的艾希,一手持著武士刀;一面還擊著那化作利刃的黑色霧氣。

 

  他到底...何德何能有這樣的對待...

 

「身為侍從到底是小姐重要還是我重要,你難道沒有自覺嗎!?」「明知道危險為什麼要讓小姐來、明知道危險為什麼還要帶上這個孩子。」他不是沒有發覺,那孩子根本一點也不擅長這種場面,從方才到現在他不過就是緊緊的抱住青甚至害怕得發抖。

 

  閃躲著不斷襲來的強擊,兩人不斷閃躲;一位使刀,一位則是投擲著手中一張張銳能削牆得單薄紙牌。

 

「閉嘴!還輪不到你來說教,既里賽菲克!」「不遵從主子的侍從有什麼臉說嘴!!」

 

  他現在可是火大得可以,要不是這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的侍從,他大小姐哪需要冒這種風險!?對方不人不鬼跟本就不是輕易能對付的人。

 

  注目著青鮮少會釋放的怒氣,既里一時震懾卻也因此分了神,趁著間隙鋒利的霧氣迅速的削開了他左手臂的皮肉,本夾在指間的紙牌如同一般的紙片掉落在地上。

 

「呃....」以右手撫住左臂,那汩汩的血液立刻染紅了他臂膀上的純白襯衫。

 

「既里!?」

 

「青、青!後面!!」

 

  但才在他也跟著分心時,那只顧著進攻的黑霧朝著他別過的身,直至身上的孩子大喊一聲他急忙的才會意過來;一邊推開了既里、一邊將艾希護進懷中。

 

  如長槍一般那不是擦過,而是貫穿了整個左肩頭。

 

  在還來不及緊閉雙眼的一瞬間,溫熱得血液落在被護在懷裡...艾希的臉上。「啊...啊...」艾希突地啞然失聲,一時之間吐不出任何話語,大大的橙瞳只有憾動。

 

  可,即便是刺穿了...,青的表情仍是低著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他忍痛舉刀劈斷那還卡在身上的黑色利刃;掉落在地上的殘骸像是一陣黑色輕煙倏地化開,什麼也沒能留下。「看,不是讓你別跟了。現在才知道害怕。」感覺到懷中發顫的孩子,他輕口說。

 

  而這一語也像是喚醒了他,「青、青,青、...」艾希頻頻的喊著摟著自己的男人,全身卻止不住的打顫;他是想幫忙才來的、他明明是想要幫忙才來的啊,怎麼會害青受傷、怎麼能害青受傷...他怎麼可以。

 

「還聊天呢你們!」「青,我不是要你保護他們嗎,搞到自己受傷是怎麼回事!!!」

 

「是,對不起小姐。」應著一邊也不得閒的小姐,青依舊恭敬。「但、但是青他...」還未長大的小小雙手怕得捉著青的日式衣袖,想向主子請求,但嘴裡的話還沒能說完身旁隨即響起撕扯下衣物的聲響;看著身旁的男人,他熟練的替傷口做了簡單的緊急包紮,再抱起了在他懷中躲著的自己。然後,「你沒問題吧。」他向著一邊還跌在地上的記里問道。

 

「...嗯。小傷。」回應了聲,既里接著站起身子。

 

  這就是主僕之間的信任嗎。

 

「抓緊我,掉下去可不負責。」他似是無情的說著,卻也收緊了護著孩子的手臂。

 

「...好...好...」就算忍不住眼淚,他也得硬吞下去。照著青說的話,艾希緊緊的摟住青,努力的不去直視那正在渲染開來的彼岸花色。

 

 

 

「呀~可真是殘忍呢大小姐。」眼前白得和鬼一般的男子揚起嘴角肆虐著笑意,「侍從受重傷了呢,身體被穿過去了呢,不要緊嗎?一點關心也沒有,還責怪他?」

 

「如果連這點痛都成受不了,不配做我的侍從呢。死了就算了。」對上他句句帶刺的話語,奧斯的笑容比起他的還要更加游刃有餘不受影響。

 

  不亞於另一頭的忙碌,和食月只是站著用手比劃的動作成反比,奧斯以靈巧的速度躲避著被操縱而來的刃器;管他是妖術還是物理,他一一的閃躲,邊持著手上的軟鞭纏繞住一股股不停襲向他的利刃;奮力的一扯,兇猛的霧舌立刻化作輕煙散去。

 

「嗯~能對上這麼久,我真是有點小看你了啊。」

 

 

「好說,不過鬼族的首領就這麼點程度還真是讓我失望啊,快點進入後半局吧。」「別浪費我昂貴的時間。」他說著,眼神中沒有畏懼...

 

  只有堅定。

 

  他要拿回他的一切,屬於他的誰也不准偷走。

 

 

「馬上讓你知道...你小看我多少。」

 

 

 

  那展露的笑意隨著指間竄出的符咒蔓延,幾乎無可匹敵。

 

* *

 

 

  急急震盪的馬車沒有停下的直直行駛在凹凸不平的石磚上頭,木製的車輪沒有絲毫猶豫的濺起了坑洞裡頭滿載的汙水。懸在半空的心被糾結的讓人難以忍受。

 

  他垂著眉,雙手只是不安的搓弄著;怎麼回事...我們明明就在接近了...為什麼...為什麼這麼不安...為什麼...。

 

  憶起了方才抵達席尼拉家時,艾管家早一步站在門前揪著眉心的等待著他們。『出門了?我們不是通知了嗎,奧兒怎麼...』

 

  『凡斯汀少爺真的很抱歉,接到通知之後才發現小姐和青已經出門了。』『打了通電話打算知會您們...但羅德管家...』

 

  『知道他們上哪去了嗎?』不打算將他老人家的自責話聽完,凡斯汀煩躁的怒著劍眉,沒有任何委婉的詢問。

 

  『這...不清楚。青沒有通報要與小姐外出的事...。』

 

  『你們...,席尼拉家的護衛就這種程度嗎。連小姐都顧不好,活膩了?』他是不好插手別人的家務事,但這可不是"別人",席尼拉家和賀道名家可是世代交情要好的家族。『世伯世母知道了嗎?』他問。

 

  『不,還沒有。』

 

  『...你們...』

 

  『主人...請、請不要這樣對艾管家說話好不好?艾管家已經很自責了。』而一直站在旁邊聽著的他,最後終於忍不住伸出小手拉了拉披在凡斯汀身上的披風。他不是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當管家提到奧斯已經離開家門時,擰緊他的第六感甚至早不再困惑、這或許是發生在尼爾主人身上的不安。

 

  但,氣壞的大少爺一時之間轉不過眼神,一雙金瞳沒有猶豫的睨著他,『...』但也因為他細弱的嗓音,凡斯汀降下了方才大得可以的火氣。

 

  收回了看著他的眼光,他緩閉上眼讓自己再多一些冷靜。

 

『...讓他們知道,告訴他們我會帶奧兒回來,不要讓他們擔心這件事。』

 

 

 

   不一樣了、不一樣了,賀道名家的主人變得不一樣了;變得溫柔、變得會表現情緒、變得會關心人、變得會聽勸告了...而不再只是冷冰冰的對什麼人情都漠不關心。

 

   只是...這是因為他要緊大小姐、還是要緊身旁這位小少爺呢?

 

 

 

 

  看著對座那不斷搓弄著雙手的小毛孩,他不得不自主的跟著他煩躁起來。「燿希。」而當他這麼一喚,也著實的嚇了他一大跳。「是、是?」

 

「...坐過來。」他說著,雙瞳直直的凝視著他。

 

「欸?為、為什麼、突、突然?」沒心思想得太多,燿希愣著困惑。

 

「坐過來。」但凡斯汀沒有回應他的問題,只是再重複一次。

 

  對視著主人認真的眼神,燿希忍不住疑問,但終究是在行駛的馬車上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子。

 

「啊!?」不料的是,當他還未坐定車身卻一個緊急搖晃;他毫無預警的失衡往前撲倒,還以為會撞個鼻青臉腫的他,順勢的摔進了對方懷抱之中。

 

 

「對、對不起,我、」理所當然的,他就像是小貓豎起了全身的貓毛,急著要趕緊起身卻完全無法...掙脫。「別站了,等等摔出毛病。」他急抱住他,甚至將他抱置腿上。「安靜待著。」

 

「......」「...是...是...」不知是否察覺到對方的溫度、抑或是察覺到對方的溫柔,燿希沒有另外的掙扎,乖乖的、靜靜的躺靠在他胸前輕輕的應了個聲。

 

 

  就算心中的不安仍是一直懸掛在那兒,至少...讓他感覺到...當他感到不安時...是不需要害怕與徬徨的...因為,在他的身旁...還有個十分強大的依靠存在。

 

* *

 

 

  不是刀劍的相向,但那一大攤濃稠的血液卻"啪"的一聲傾瀉在黑色的石岩地面上頭。

 

  秀氣的面頰上頭凝著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嘴裡停不下的大大喘息,空氣中的氧氣幾乎就要無法再進一步的接上;可,即便如此,從那漂亮的瞳眸之中仍沒有看見任何畏懼。

 

  他揚起掛著血的嘴角,笑著說...「如何...是不是...低估我太多了...」

 

「你...你...」對上近在咫尺的他,臉上的表情依舊是不可置信...至今為止還沒能碰觸上他一根寒毛...

 

 

  那穿刺過奧斯胸口的黑霧、那穿刺過食月腹部的鞭把...沾上了滿滿、滿滿的鮮紅液體...

 

 

「小、小姐!!!」而如此的怵目驚心,要他如何能再冷靜的待在自身的位置上任命奮戰。

 

「閉嘴!別叫我,我現在可還沒要認你、咳、咳、咳...」聽見遠遠喊著自己的男聲,他怒著大吼甚至豎起了眉心。

 

  隨著嘴中的乾咳,那血液更是沒要停歇的意思。

 

  不懂奧斯的不聽,既里亂了該有的分寸,「青、青,你還在這做什麼!!小姐他、」乃至向一旁不知為他擋下了幾道傷痕的侍從求助。

 

「...我的責任是保護你們...沒有小姐的命令我無法做任何行動。」可他,卻是異常的冷下臉...冷下嘴裡的語氣...

 

「你...」

 

  面對既里的指責、面對眼前的這一切,他又何嘗不想馬上飛奔至主人的身邊,將傷害主人的罪人送至地獄...但可惜他偏偏是身為侍從...這是他必須、也一定要遵守的原則。

 

「...現在還是管那些東西的時候嗎、你不去、我去!!!」

 

 

「誰...誰要你幫...給我一邊待著。」他可不是皇宮裡的嬌嬌千金而已,「吶...我知道你的事...利用既里殺了鬼王...真弱啊,不過是一個找不到居所的靈魂...居然利用人類...」在大吼之後,他轉向他,臉上的笑容滿是嘲諷。

 

  隨著身體的貼近,手上的帶刀鞭把更深的穿進對方體內,但...同樣的,穿刺在自身胸口上的銳利黑霧也漸漸深入。

 

「...你...」

 

「...那裡的既里賽菲克...你可聽好了...你的親人可都是因為這個人用計殺害的...才不是什麼吸血族聯合鬼王的陰謀...」

 

「什、什麼!?」

 

「真是愚蠢,什麼都沒調查就相信對方說的話...你的腦袋也不怎麼靈光啊...」

 

  道出的事實頓時轟炸了他的腦袋,一整片的記憶似乎滿滿的闖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哈哈哈...那又如何...」「你不會贏的...想想吧...我可是只差分毫就能刺穿你的心臟...而你...而你不過是...傷到我的腹部...誰生誰死...一看就...」揚起嘴理的大笑,食月說著盡是諷刺、盡是數落的話語,但順口的話卻沒能繼續將它說完...

 

  因為那張臉上的笑意...沒有任何變化...

 

 不像他的扭曲、不像他的悲慘,是漂亮、是自信。

 

「你比既里還愚蠢呢...我啊...可是血族...根本沒有心臟喔...」炙熱的火紅瞳充斥著得意與勝利,沒有任何動搖的思緒在其中存在。

 

「你...就算這樣...我也不可...」

 

「試試看吧?...」他說著,「青。」然後下了令,且收下了臉上笑著的表情。

 

 

「...是。」他輕闔眼應了聲。「艾希交給你。」邊說著,邊將手上的娃兒交付給一旁還愣著的既里。

 

  沒有拖著傷中的身軀,他走動著如往常的步伐、冰冷得表情不像是平時好相處的他;不只是艾希就連既里也沒能見過他的這般表情。

 

  是什麼...這股強烈...要撕裂心臟的疼痛是什麼...

 

『我讓你怎麼作就怎麼作,明白吧。』

 

 

 

 

 

「唔....」

 

 

『...是。』

 

 

「青!住、住手!!!!!」

 

 

『青真是我的好侍從。』

 

 

「不...不可能...」

 

 

 

  那貫穿到底的武士刀沒有質疑,深深的從食月的背部陷入胸口直至刀顎,也深深的貫穿了親愛主子的右胸口。止不住的血液沿著刀鋒沾染上食月的一身純白、將奧斯的衣物也沾染得更加火紅。

 

「...鬼的弱點是胸口凝聚的能量吧...」

 

  在主人的語畢,青閉上雙瞳...握緊了手中的刀把瞬的將刀抽出了兩人的身軀,那宛作彼岸花色般的濃稠液體大量的濺出,灑得滿地。

 

  取出支撐的武士刀後,雙雙欲墜的身子...,一個摔在了地上化成黑氣、一個摔進了侍從的懷抱...

 

「...做的好..........青...」

 

「...是...小姐,這是青的榮幸...」「...您請休息吧...」

 

  那有多痛、那有多疼,扼殺了至親不過是這樣的感覺...但他卻覺得...這比殺了自己的親人還要更痛更痛...痛得他的心口要被絞裂、疼得他的心口要被啃食...

 

  他的主人為何能如此堅強、他的主人為何能如此自信,為何他又如此能為他任勞任怨、為何他又如此能為他泯滅良心...為何他能如此的...效忠於他......

 

  他親愛的傻主人...不過是個孩子,思維卻如國王一般。

 

  而他...始終至尾卻只是個無用的騎士。

 

 

「奧、奧兒小姐!!!」

 

「...」

 

  這團混亂是怎麼回事...這團血腥是怎麼回事...

  

  他來晚了,他和燿希來晚了...

 

 

 

  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孩子立刻哭得滿臉花淚,嘴裡不停的只是喊著那位被青抱在懷裡昏迷的大小姐,「奧兒小姐、奧兒小姐、您張開眼睛啊、看看燿希啊、看看燿希!!您醒醒、醒醒,燿希、燿希會救您的、燿希馬上就...」他沒有見過幾次這樣凌亂的場面,印象最深的是滅族時的逃殺,但...這倒在眼前的小姐卻是遠遠的超過那些慌恐;他高舉起手伸出了利爪,但才打算往自己的手上開洞時...身旁的男人冷不防的攫住了他...

 

「...不許用你的血...」那雙眼神滿滿的只有冷淡,他厭惡他總是要傷害自己去挽救別人。

 

「但、但是、但是奧兒小姐流了好多血、燿希可以幫小姐止血、燿希可...」

 

「冷靜下來!」「查吉在不是嗎。」凡斯汀不是不明白,一個年才幾歲的孩子在看到這樣的場面會有多麼的震懾不安,但...不冷靜是無法成事的。「查吉,替奧兒止血。」

 

「是。」

 

 

「青,你沒事嗎?」在得到管家的回應之後,凡斯汀望著那滿身是傷卻仍守護著公主的堅強騎士。

 

「我...青沒事,凡斯汀少爺...小姐暫時...交給您了...」就在那話才結束,他的堅強似乎也跟著告一段落的往一旁倒去,且闔上了忍著淚的雙眸。

 

「青先生!!」

 

「青!!!」見狀,那被既里護在懷中的艾希,跟著匆忙的往青的方向奔去。

 

  如今這樣的收場...是怎麼回事...

 

 

  都是他的關係...他不夠強無法親自保護小姐、他不夠堅韌在猶豫不覺之間傷了小姐...他為什麼...為什麼...沒能早一點看清這一切.......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他的自以為是...自以為可以劃清情感、自以為可以從中抽離、自以為可以一個人戰勝....但倒頭來...他卻連"騎士"都擔待不起。

 

 

  可現在...沒有時間能讓他懊悔、沒有時間能讓他自怨自哀...

 

 

「...為你的所作所為...贖罪...」

 

  捧在凡斯汀手中的血腥雖沒有傷到要害,但大量的失血難免露出了奄奄一息的模樣;那張小巧的臉蛋上方沒有不安、沒有懼怕,可以看見的只有安穩...和那如釋重負的表情...

 

 

  沒事了、不哭了,贏了唷,為了既里贏了賭局了喔...

 

  像是這麼說的表情讓他忍不住掉下了淚,接過了凡斯汀手上的奧斯,「是...是...」顫抖的聲、顫抖的身...

 

 

  他會肩負起這一切一切的責任,直到這輩子結束。

 

 

 

 

 

--之三十-- S.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