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 站內圖文嚴禁轉載改寫。

* Amour tabou 以完結。


* 更新 ↓

* 主文/之三十三。12.05.6/1(下次更新)

* 相關/角色介紹/過場新增。12.03.19

 

Amour tabou § 之二十五 

 

※ 『女性向。BL性質』

 

 

 

  談起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在血族裡沒有人無一不知。

 

  他們,可以是最親的親人、最平和的兄弟…也可以是最殘酷的敵人。

 

  怎麼說呢,太多倘若和也許的因素種種了,所以就現況來說,兩人的關係可說是最好的狀況。

 

 

  從他懂事以來,默迪恩的大小事皆是由他監控和處理,更別說他的身體狀況,他還會比默迪恩自身還要來的不了解嗎。

 

  只是那解決的方案,卻是兩人不願攤牌主因。

 

 

 

  剛結束了今天的工作而回到賀道名宅的艾德溫,對於那停靠在門口不遠處有著一台華麗的馬車感到熟悉。就他知道的印象來說,這不陌生,因為貴族的資訊他可是不想知道都難。

 

  想著也許是為了那孩子而來的吧而感到納悶,難道那孩子的傷勢如此嚴重不堪?可、默迪恩不是說……

 

  倏地,那股不安作祟的讓他呼吸不免倒吸了一口。因為想起了昨天的狀況,他的步伐不自覺的想要馬上一探究竟,然,還未達到走廊的一半,那腳步卻停了下來,躊躇了幾秒,最終還是停留在他們的房間。

 

  不一會兒,那開門聲牽引了他的注意,他知道是他準備進房,所以他也沒漏掉那眼眸中一閃而過的驚愕,「那孩子傷勢很嚴重?」用猜想著的角度開了口,他的謊言不少於默迪恩的技術。

 

  「沒有,只是拿了一些尼爾的血預備,聽燿希說尼爾的血可以當麻藥,想要拿來調配藥劑。」對於手中以曝光的藥瓶解釋一番,停住的身軀又開始動了起來。他是意外這時候他會在房間裡,所以他才會意外、才會來不及露出驚訝、才會沒有先收起那還拿在手中的東西……「沒想到這次很快就忙完了呢。」以往總是忙於公事而沒時間陪他的人,現下卻出現在這裡,頗是讓他感到一半開心一半罪惡。

 

  擱下那手中的資料於桌上,對上默迪恩有些閃避的眼神,他也不願再多談,「是阿,但是同時也更加深了這城鎮的不平靜。」憶起稍早得到的報告,艾德溫再怎麼厲害也擋不了身體的疲憊,隻手就是捏了捏鼻樑與眼的位置,試圖找尋一絲放鬆的機會。

 

  「因為那『貴族事件』?!」一個話語隨著身子被拉引而瞠大雙眼看著那罪魁禍首,正要啟口卻被制止。

 

  「你不該再用力量的。」這責備帶著慍火。難道他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嗎?!更何況,不是說好了不要再插手管這件事了嗎。

 

  「…」有那麼些不適應艾德溫的態度,「你今天好奇怪。」被拉近懷裡的瞬間他就更加確定了他的異常,可是卻又說不上是哪裡出了問題。

 

  無語的摟著默迪恩,話哽在嘴邊卻遲遲不說出口。然後就像是習慣、就像是封口,那唇就這麼的覆上沒有任何戒備的唇,舌尖的探索彷彿想要從那無語的行動上找到理由。而面對這突如的吻有些訝異也有些羞澀,畢竟他們也好些天不曾這麼親暱,小手就這麼緩緩的攀上那厚實的背膛,慢慢的接受許久的深吻。

 

  退開的距離遺留下了喘息,但是卻沒有給彼此太多空間,再次纏綿的瞬間,同時也成了兩人之間的抗拒和制止,也因為如此,順著兩人之間接縫流出了液體不巧的滴落在那柔軟的地毯上,微妙的腥味巧巧的蔓延這空間。

 

  「唔、不……不……」感受到嘴裡的腥味,默迪恩眼框不自主的泛起了淚光。他怎可以…怎麼會……

 

  緩慢的退開兩人之間的距離,默迪恩的淚水再看到艾德溫沉重的面龐後更加潰堤。

 

  「你…你……」平時的伶俐就像是忘了上發條一樣的卡帶,那想說個『你怎麼知道的』完整句子都說不出來。

 

  看穿默迪恩想說什麼,沉重的表情瞬間又多了一層苦笑。「你以為,是誰從小就在照顧你的?你以為,你的身體我還會不比你清楚嗎?你以為,身為照應你的僕人會不懂自家主人的一切狀況嗎?」聰明如他,又怎麼會忘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層面。

 

  更別說,解決這唯一的管道,身為埃澤家之子的兩人會不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退去掙扎後的喘息,驚愕過後的壓力就這樣毫無掩飾的施放了出來,然而面對此況他卻找不到比『對不起』更為有用的詞語。

 

  面對默迪恩道歉的狀況,他也不好再說些責備的話,僅剩壓低音量的溫柔讓他又重新覆上。「傻瓜…」

 

  那瓶趁著默迪恩沒注意而被搶走的藥瓶,被艾德溫輕巧的放在在桌上,很明顯的少了一半。

 

 

 

  ×

 

 

  一連下來的事情讓人有些茫然,但是卻沒有抹煞掉他下定的堅決。再抓準那位先生來的時間,他拉上的領口的蝴蝶結後就整裝好的面向了那準備被開啟的門。

 

  「早安,青。」向著有些怔愣的人打了聲招呼,而後也得到回應後,也尾隨著青的步伐離開。

 

  路上,兩人的對談不免總是與奧斯扯上邊。更別說青那有些悶悶不悅的語調,不用青說明,他那張似乎快殺死人的目光都讓他想不知道也難。

 

  「雖然你說了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但是對小姐而言還是不怎麼放心,所以在小姐確認你真正完全康復之前,不許你做粗重的工作、不許你再胡亂非為、不許你再擅自自作主張!」

 

  突然的停步讓既里有些差點亂了步伐的穩住。

 

  「不要忘了你的工作是什麼,既里‧賽菲克。」定神的對著青發號,那既不是命令也不是提醒,而是一種請託。

 

  雖然還沒有完全的認同,但是他也沒否認既里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

 

  先是一愣,再了解青的意思之後,他對著青禮貌的欠了身。「是,我知道。」低下的身軀看著那步伐轉了向後才直挺了身,拉了拉有些歪了的衣領,重新跟上。

 

  尾隨的地方,是席尼拉宅的飯廳。兩人熟練的推著傭人準備好的餐車,一一的將菜點端放在每一位主人面前,然後再慢慢的退下站在一旁。

 

  對此,慢慢享用由既里端上的餐點的奧斯,並沒有對著既里說些什麼問後話語,因為他一直都透過青來了解既里的狀況,畢竟青那個性,倘若他真的不乖乖躺著休養,他說的不累他聽的都快累死了,精神的疲勞轟炸遠遠比身體的疲憊還要來的可怕。

 

  所以他用行動告訴他,他沒事。

 

  所以他也用行動來證明,他沒事。

 

 

 

  食用完餐點後,席尼拉家的男女主人各自因事而離開,徒留著主僕三人待在宅裡。

 

  因為擔心,所以他被制止了任何一切動作;因為擔心,所以他被制止了任何外出的動作;因為擔心,所以乾脆都待在家裡。

 

  三人之間懸掛著微妙的氣氛,你看他、他看他、他再看他,最後被這煩悶的氣氛搞得有的火氣上來的奧斯終於忍不住大小姐脾氣的開始嚷嚷。

 

  「我說要出去就是要出去!你敢攔住本大小姐嗎!」那氣鼓鼓的模樣並沒有讓他那嬌氣的臉龐遜色,反而增添了一絲俏皮的可愛,更別說那雙手插腰的模樣。

 

  「可是您的身體還尚未完全康復阿,而、而且您又不准既里表演,這、這不是讓青為難嘛!」這叫護主心 切的他怎麼肯讓他的大小姐就這樣出外走走了呢。

 

  「所、以、說!我只是要去後院走走而已,你沒必要大驚小怪吧!」對於青的好意他不是不了解,但是就連自家後院的距離也不肯的距離之下,這不讓他透透氣不就是要他悶死嗎!

 

  而且,誰才是主人阿!!!

 

  「那不妨我作一些簡單的表…」

 

  「不准!」「不行。」

 

  原先只是想緩和兩人的情緒,怎奈面對原本應該敵對的主僕二人瞬間,像是同一個鼻孔出氣的將矛頭全部轉向了他,這下換他無奈了,因為他成了兩人碎碎念的對象了。

 

  「是我不對,對不起。」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被逼迫的無奈之下,他只好妥協的先道了歉再說。但是這一大一小的主僕二人也真是對他『真好』阿,這下,他既沒挽回兩人的平息,反而更加深了兩人的爭執、更是重複了稍早的爭執內容。

 

  有那麼一瞬,他突然為這小小的幸福感到莞爾。

 

  「笑什麼!」「笑什麼。」

 

  這下又因小動作而自找麻煩的既里臉上的笑意卻更深了,面龐稍稍轉向那似乎沾露了些許雨露的窗戶,「恕既里無禮,窗外似乎開始飄起了雨,請兩位還是允許我做些小表演吧。」再轉向兩人,既然外出已經被老天給打住了,那僅剩的室內活動應該不違過了吧?他心忖。

 

  順著既里話語而有所反應的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窗外,然後很有默契的又說了:

 

  「也好!」「好吧。」

 

  然後非常配合的轉向交誼廳的方向前去,看著兩人的背影,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的喜悅讓他恍然了一件事,那就是--一直以來他都是被他們愛著的。

 

  「既里~~」

 

  不遠處的迴響拉回了他的思緒,只是礙於不想再被兩人碎碎念了,那前往的步伐雖然有些快速卻不是用奔跑的速度來到交誼廳。

 

  「真是的,不是說好了要讓你表演了嗎,再拖我就收回。」大小姐氣端端的坐在椅上準備欣賞,氣歸氣,他可沒忘既里的身體狀況如何,實在是沒辦法才出此下策,否則他真的會無聊死!!

 

  「是,既里馬上為您準備節目。」禮貌性著欠著身,那已經是轉換成小丑角色的模樣了。

 

  「不准大動作的。」欣賞形態下的還不忘叮嚀。

 

  「是。」臉上的笑容加了深。他們之間,已經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

 

  他羞澀的睜開眼,沒錯,是羞澀。

 

  經過那雨帶來的疼痛逐漸淡去,當他睜開眼的時候卻又迅速的閉了起來,彷彿像是看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的緊張和害羞。

 

  所以當他以為只是夢境而已的時候,再睜開眼睛確認了這一切不是夢的時候又猛然的閉起了眼睛。

 

  經過以上的經歷之後,他非常確認他現在是跟誰睡在同一張床上,而且…兩人因為相擁的關係而貼的好近,所以當他第三次睜開眼的時候是羞澀的。

 

  有些害怕膽卻的想著該怎麼小心翼翼的才能離開這狀況,卻更快的被那熟睡的臉龐給吸引頓住。

 

  因為…能夠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這機會簡直比登天還難。

 

  於是像是跟誰借了膽一樣,原本膽小的他鼓起了勇氣開始了他的觀察動作…俊挺的臉龐讓人覺得可惜了,畢竟這主人總是板著臉、高挺的鼻子還算不錯、睫毛也長長的但也不會女生化、眼睛雖然閉著,但是仍可以讓人想像那眼光怒目的樣子,不自覺得讓他打了個顫抖,不過,最近似乎感受到的目光有些溫柔…和憂傷這點卻讓他困惑、接著是嘴巴,總是搭配著那板著臉的表情,每次說出來的話總讓人覺得他很生氣,也讓他覺得好害怕而不敢靠近,而且軟軟的…他還以為這主人總是繃著臉的關係,所以會是硬硬的感覺呢。

 

  手指的不規矩,果然惹來了麻煩。他被那突然的緊握嚇壞了,更別說面對那剛起床面無表情的人。「對、對不起…燿希、燿希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他還躺在床上,現在可能已經快把頭低道地板上去了吧。

 

  「冷靜點,燿希。我沒有怪你的意思…」而且他還滿享受的,哪裡來的責備呢?

 

  「咦?」

 

  「好點了嗎?」

 

  沉穩的溫柔無遺的表露出關心,讓燿希斯真有那麼的不習慣,要不是手背傳來的溫熱,他可能還會只是笑笑的說自己還在作夢。

 

  「燿希?」

 

  「阿?是、是…謝謝主人的關心…」面對如此溫柔的主人,總是讓他腦海一次又一次的問著自己,『這真的是主人嗎?』

 

  似乎察覺的孩子對於自己的轉變比較好奇,反而對於兩人之間的距離拋諸在後,該說他高興孩子終於慢慢的看見了他的改變…還是說,該高興兩人的親暱逐漸的有好了起來?

 

  「那就好,晚點我在叫查吉用些清淡的東西給你吃,你就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簡單的交代幾句,即使不捨,他也該離開這床的位置了。

 

  只是在他預挪身子的時候,孩子像是想起了什麼,有些愣愣的看著他發愣的問:「為什麼燿希會和主人睡在一起呢?」

 

  這,果然是個明顯正中要害的好問題。

 

  停住了準備挪身的動作,看著等待他回答的孩子,他有些不知該怎麼開口。其實也不是什麼不好開口的,而是要是讓孩子知道了是他緊抓著不放,他才無可奈何的睡在一起,孩子肯定又哭又急切的不斷賠不是…他不想看見那樣的表情。可是不說…就好像是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對此,他的眉頭深鎖的開始思考。

 

  「是因為燿希害主人無法回房間對不對?」看著他皺眉的樣子,他想都不想的抓著凡斯汀就開了口。

 

  有些被孩子的反應給嚇著,但是看著那已經開始紅潤的眼眶後連忙解釋,「不是的,是因為這樣比較好照顧你。」話一出,這下換他自己給自己嚇到了。他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謊言阿?!

 

  「原、原來如此…燿…燿希還以為是……」聽見不是因為自己而害他無法回房,他高興的鬆了口氣。這以才發現兩人的距離,因為自己方才的拉扯而更貼近了許多。「呃…」他有些尷尬的想要挪動身體,卻被對方反擁著,著實的讓他嚇的說不出話來。

 

  「主、主人?」

 

  「你討厭我嗎,燿希?」

 

  銀灰眸瞠的大大的,有些訝異這問題的突然,更訝異的是兩人的相擁並沒有讓他有太大的反感動作。

 

  「果然…還是討厭我阿…?」面對沒有得到答案的他,退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後坐起了身,並坐起了身讓腳接觸地板。

 

  「不、不是這樣的!燿、燿希只是…只是…」面對他突然的冷漠和字裡行間的憂傷,讓他從後擁住了他,「只是…有些不太習慣與主人的親暱…」雖然他習慣了尼爾主人之間的親暱,但是對於他而言,與他之間的親暱似乎是被允許的。

 

  聽見了他的告白,他真的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了。「你真得很奸詐呢。」他慢慢的轉過身、慢慢的反擁著那身軀、慢慢的貼近那唇,沒收了原本應該發出咦的聲音。

 

 

 

 

  果然…和尼爾主人的吻是不一樣的…

 

 

  因為和尼爾主人的時候…他的心跳沒有跳的那麼快…

 

 

  這是…為什麼呢…

 

 

 

 

 

 

--之二十五--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ampireb1ood
  • 為什麼!!!
    這我也很想問吶!!!!

    嗨,大家好(?)我是P。
    倘若您有準時收看的話(?),我先致上十萬分的抱歉。
    逢節期間本人發生了許多事,所以可愛的S就寬宏大量的讓我延遲了一周。
    對此,我也才發現,我鮮少在更新孩子們的更新動態呢XD←混帳

    然後S如果有偷看原先的草稿的話,只能說讓你失望了。
    我改了很多XD
    如果沒有,那就還好~
     
    總之呢~
    遲來的新年賀禮(?)
    就讓兩對人馬啾啾的畫面獻給大家了(羞遮)←立馬被拖走

    祝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這邊是熬夜趕稿,然後再睡幾個小時就要回彰化拜拜的P(P死)←欸 不吉利
  • * 融雪子
  • 喔喔!!晚留言了!!(都過兩周!

    我才沒偷看呢!!可惡XD!

    最近的這兩位不停啾啾讓人太害羞了!!
    阿凡凡追進度追太緊了啊~燿燿會被嚇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