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二十二 

 

※ 『女性向。BL性質』

 

 

 

 

 

 

 

 

「這麼說,就算事情已經發展至此你還是不願把人交給我嗎。」

 

那從對談開始就一直平淡著的語氣更染上了一片冰涼的論調;男人的嗓音低沉穩重,不論外貌光是嘴中濃厚的磁性頻率似乎就能讓任何一位女人為他傾倒。

 

只可惜在對座的,雖有著女人般姣好的面貌與身材、雖有著女人般甜膩的口吻與聲線,卻一點也沒要為他傾倒的念頭。

 

「他是我的人。」蜜唇啟口,論調如形容的甜膩,卻高傲;現下的他可不單純只是位偽裝的女人。

 

單單幾字,鮮明的吐露出主人內心的堅定;他的人,不容任何人質疑與碰觸。「那...你要我過來聽你這些,又是為了什麼。」努了努眉,他終究是沒讀取出對方一貫偽裝著的心思。

 

「嗯~我以為您會知道呢,是不是和那傢伙相處太久腦袋開始不靈光了呀,艾德溫。」女王般的他抿了抿嘴,殷色的雙眸對視著坐在他眼前的男人,「當然是讓你往人類的方向去調查啊。」

 

說到那人...這位小王子還真能總是伶牙俐齒的不知饒恕啊。

 

聞言,艾德溫不變臉上表情,「人類是不可能這樣屠殺血...」

 

「那是當然,所以往和人類有淵源的種族調查啊;這怎麼想也能知道肯定是哪個種族利用了人類要進行報復的吧,只要查查與之的共同點一定輕易就能得到頭緒的。」「怎麼了,艾德溫是真的犯傻,還是說...是心不在焉呢?」說著,奧斯不忍輕笑,「皇室任命的御用調查員不該只有這樣的程度呀。」

 

勾在唇角的漂亮角度夾雜著的戲謔似乎與親弟不分軒輊。

 

「...」

 

「怎麼,被我說中了?」見他不語,奧斯的表情更不知收斂,「能讓您這麼焦慮不安的我想也只能是他了吧。」「不會是兄弟之間有了什麼裂痕?」口裡吐著的語言輕柔,可語意上卻是一點也不漂亮;他順勢的翹起腿,將手肘枕上一邊的座椅扶把撐起下顎。就算總是面無表情,他仍知道對方確實是個溫和的人,所以即便他說的話再更加百般調侃也不會得到任何所謂的反駁或是回應。

 

「...他...」

 

但,這次卻不同。似乎猶豫過的男人突地的緩緩啟口,這樣忽然吐出的語調略帶著哀愁,也著實的令奧斯感到詫異。

 

「...他最近有些奇怪...好像在瞞著什麼。」說到這,那總是堅定著的劍眉也無法再不為所動的微微揪起。最近的他確實...很難再輕易的讀出他的心,或許有不少是因為自我的糾結...或許是自己看得太嚴重。不過是有些事瞞著他而已,過往也不是沒有過他隱瞞著事的經驗,但一直以來...也許是相處久了的關係,在他眼前的默迪恩只有越加透明,可...近日卻是異常的開始變得模糊;他真的...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

 

或是...這一切的反應都是自己促成的,在那當時的告白...在那當時的慾望,他無論如何都該強硬忍下...但他卻如此的放縱自己。

 

看著眼前該沒過沮喪表情的艾德溫,他先是聽著、怔著,然後再勾起了唇角「呀,這是在跟我吐露心事嗎?很不像您呢。」淺淺的笑容不給予安慰,反倒是給予嘲諷。

 

翹起腳的高傲模樣讓他看起來更像位女王。

 

「...」的確,這太不像是他。沒再絲毫的猶慮,他接著說「...不...就當我沒說過。」一邊也起了身,「我回去了。」然後背向了奧斯。

 

寬闊的背影顯然的在壓抑些什麼,但公主殿下並未對自己的語出調侃感到抱歉,還更甚的牽起嘴角,「青,送客。」

 

「是...」

 

「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你好好休息吧,別讓青再露出那種趕人離開的表情,他的視線都快把我穿出洞來了。」

難得,那樣的冷語嘲諷也能從這人的嘴中吐出。

 

而聞言,青慌張失措,「失、失禮了,艾德溫少爺...」他急急的道歉欠身,但再脫口而出之後才想起...他這不就是等於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嗎...待會兒他的小姐肯定會好好對他的...。於是,他不經意的偷偷窺視了主人一眼。

 

可惜的是,他大小姐沒將什麼要懲處他的情緒寫在臉上,只是直視著前方看著前方男人正要離去的背影。

 

「至於你說的,我會照那個方向調查,情報的金額過幾天後支付給你。」簡單的語畢,他沒回應青傻傻的致歉。平穩的跨步佇站在門前,他單手握上金銅色的門把,在那時...

 

原本一直寂靜的他,才緩緩的張開蜜色的雙唇...

 

「沒什麼好擔心的,不管隱瞞了什麼那肯定都是為了您。」「您該是最了解的。」吐出的音調溫柔且貼心,「回去的路上小心點吧。」卻也不減他的高傲與篤定。

 

停住的手、頓住的身,這一番話像是大鑼敲醒了他;背對著略低著的俊臉看不見神情,卻依稀可以見到那一瞬微微上揚的嘴角。他壓下把手,沒多眷留這個話題,沒落下任何話語。

 

「艾德溫少爺您慢走。」

 

接下青的招呼,他頭也不回的帶上門離去。

 

 

他該知道的、他該明白的、他該相信的,只是...時而的盲目總能遮蔽他們相同的雙眼;為了彼此能看不見自身的需要,為了彼此能猜不透對方為自己的著想;那片響雷的烏雲何時能被強風吹散,那片厚實的黑雲何時能被日陽照透,他不知曉也無法猜測。

 

「這妮子會這麼得寵是因為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嗎。」「那身體裡究竟是...藏著幾歲的魂魄...」

 

不見表情的臉龐,上揚了嘴角,口裡的自言自語道出了結論,似乎也一面察覺到自身不如的可笑。

 

 

 

眼望著那闔上的門面,臉上漂亮的表情回歸虛無。他不懂"男女"之間的情感,他不懂為愛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心態,只能單純的猜想...那或許和對重要的人的情感相差不遠,面對危險能替對方迎擊、面對衝擊能為對方阻擋,但為什麼...明明是這樣相互珍惜的情感卻必須做到相互隱瞞的地步;難道兩人一同的迎擊、一同的阻擋,不好嗎。

 

 

默迪恩,你這是在打什麼算盤。

 

他雖年幼可怎麼算比起人類也已經活過百歲,教育、環境,讓他的思維更為早熟,只是...比起這些,他更希望能回到更懵懂無知的當時,...因為...在那時可以不必面對這麼多現實。

 

...強硬回過神的側臉看不出任何情感,他開口輕喚「青...」...不願再讓腦子糾結些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物。

 

而房內的安靜讓這一聲帶著壓迫,更別說是喊著方才才做錯事的侍從,「是、是小姐。」他慌張應聲僵直著身軀,畢恭畢敬。

 

這樣的反應才讓身旁的小姐露出了微笑;他勾了勾嘴角,「我不讓你用言語趕艾德溫回去,你倒是很大膽的用眼神驅趕啊。」讓下顎支撐著的面龐轉向親愛的侍從,那漂亮的表情笑得燦爛但卻讓青一陣一陣不寒而慄。

 

「小、小姐對不起,青、青絕對沒有刻意...是不知不覺就...」現下的他除了急忙的解釋想必也沒能有什麼其他的話語了;雖然他說的的確也是事實,身為侍從在怎麼樣都該明白主子與客人的地位同等...只可惜,想是這麼想、認為是這麼認為...,他似貓瞳的視線就是這麼要身體力行,那護主的訊息不偏不倚的透露。

 

面對著青的解釋,奧斯的嘴角只是勾得更深,「嗯~這次先記著吧,下回一起算。」含在嘴中的長音意味深長,殷火色的瞳子沒眨過視線的望著他。

 

啊啊,還真是撿了好東西呢。

 

 

「诶?又、又記著啊,小姐您就現在清算吧,不管是什麼青都會接受的。請、請現在就...」這種記帳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啊,利息什麼的那可是收得比黑市都還要高出許多。

 

「你還能吩咐我該如何啊?」「我說記著就是記著,還有這麼多見意?」屆時,像是許久不見的大小姐性格大辣辣的端出檯面;聽進蜜唇裡任性的話語,那近幾乎要讓青遺忘了這幾個月來第二侍從的存在。「我累了,抱我到床上休息。」一語令下,他收起撐著下顎的手,等待親愛的侍從。

 

「是、是。」頓了頓,青抽回思緒立刻來到公主身前;他明明是想早一步驅趕客人好讓小姐休息的,可現下卻因為自己的辯解反倒讓公主殿下浪費了時間;心中無數的咒罵在他心裡只有不停的反反覆覆。

 

放低的身子、輕巧的雙手,青熟練地將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奧斯緩慢抱起;手上的動作平穩、腳上的步伐小心,除了身旁不間斷的溫度奧斯就如同飄浮在半空中似的無感;被捧在懷中的他宛若被捧在心中的珍貴寶珠。「小姐,青替您換件睡衣吧?」

 

停下了腿上的步伐,青還抱著他家的大小姐,翠瞳就看著那一身只有件單薄襯衣的大小姐...;他老早就想丟了這件根本不能稱做是衣服的睡衣。

 

「不了,放我下來。」聞言,他的語言果斷,駁回了侍從的一番心意。「又不是因為著涼才感冒,沒必要換衣服。」在青應聲將自己緩慢放置床上的途中,奧斯嘴裡不忍抱怨起這過度的細心。「或是你對這身穿著的我有非分之想。」也忍不住逗弄他的習慣,揚起的嘴角所夾雜的語意不言而喻。

 

只是,一向思想保守的青卻沒想得這麼單純。「小、小姐!!身、身為"大家閨秀"您怎麼能輕易說出這種話!!青、青不過是...」

 

「諒你也不敢呢。」嘴裡沒等那些他猜測得到的解釋說完,奧斯笑著打斷。「小、小姐您、」啊啊,敢情是發現自己被捉弄了,那卡在喉裡的一口氣讓他說不出話。「嗯~?」像是等著後續,漂亮的角度畫得更高,卻一點也不親切。

 

「您、您...您好好休息!!」雖然聲音是比往常大了點,他還是沉住那口氣將話語完結。「轉得還真硬呢。」無奈,他的大小姐可沒善良到放棄調侃他的機會。順著對談的話語,奧斯跟著躺下。

 

「...青是說真的,請您好好休息吧。」他所說的可是句句屬實呢,他可是這個家中對主人最不會演戲的侍從啊。順著主人的動作,青替他拉上被褥。

 

 

「...」貼心不過就是如此而已吧。「剛才我對艾德溫說的話你都聽見了,照那個方向去調查。在我醒來之前完成這件事。」信任更不過就是如此。

 

「是。」接收到命令,青一貫的欠了欠身。「那麼小姐您好好休息。」不再打擾主子身體的恢復狀況,語畢後他回過身離去。

 

「青。」

 

但他卻在他到開啟門板之前喚住。

 

「是,小姐?」應了個聲,青轉過身子。

 

 

「既里的傷你記得替他更換。」

 

「是。」他應聲,然後再轉過身,「小姐請好休息。」頓了一頓,他壓下門把,「您放心,您交代的事青都會處理好。」頓了一頓,他打開房門,爾後得到小姐知退的命令將門輕輕帶上,離去。

 

 

 

看著離去的背影,或許寬闊不如凡斯汀、或許厚實不如艾德溫,但卻是唯一能讓自己放上這麼多信任的侍從。

 

 

「既里啊...」

 

 

 

 

 

『我知道你信任他,但是應該有的戒備還是不能鬆懈。』

 

 

 

艾德溫啊...

   對於親近的人,要怎麼樣對此保持戒備呢。

 

 

 

 

 

他,是真的累了。

 

* *

 

 

還可以相信嗎,他還可以相信嗎?眼前的這個人。

 

漂亮的灰銀色瞳子不能轉睛的看著前方的男人,「燿希?」甚至沒能聽見一邊叫喚他的聲音,「燿希?」直到那男人也困惑的看著他。

 

 

「啊,是。」回過神後他趕忙的收回視線,望著一邊喊著他的男人。「怎麼回事呀?想什麼事想出神了,叫了你好幾聲呢。」那臉上的表情溫和卻也困惑。

 

「不、不,沒什麼,默迪恩少爺有什麼吩咐嗎?」爾後,燿希斯揚起了有些慌張的笑容。「還吩咐呢,你不都還躺在床上嗎,是能向吩咐你什麼,小毛頭。」他說著,邊努努嘴邊將桌面上的瓶罐收進腿上的醫箱。

 

「這、這個...」的確,這限定在床上的活動範圍...。「問你身體如何啊。」看他又開始要哭要哭的表情,默德恩嘆了口氣,問著。

 

「啊,很、很好,喝下藥之後覺得腹部暖暖的,已經不疼了。」像是吞回了方才的自嘆,燿希斯笑著一邊輕撫著腹部。

 

「是嗎,那真是太了,青的藥效果然很有保障呢。」闔上醫箱,他稍稍的放心,「若能喝人血的話就更好了,混合你的血液一定不到一天就能康復。」這少見具有療效的血液,是連他這位醫生都很想得到的啊。

 

「他的身體不能...」

 

「這點事我當然知道。」對於突然殺出的話語,默迪恩吃笑一聲,拿起藥箱。「你的傷都該好了吧。」起了身,他對著他讓出位置。

 

「不礙事了。」他邊說著邊走向他讓出的位置,「倒是燿希,你還是...」

 

「是、是,二十四小時待命我明白。」無奈他千篇一律的吩咐,默迪恩轉了轉眼珠。「這次的人情零零總總加起來,代價可是大的很。」理所當然也止不住嘴裡的淘氣。

 

「你真...」就是這樣他才不想欠他人情。

 

但在他抱怨之前袖口卻先一步的傳來微微拉扯的力道。

 

「凡、凡斯汀少爺,人情燿希會還的,請不要和默迪恩少爺吵架。」「默迪恩少爺已經幫了很多忙了,也累了好幾天了。」孩子略低著頭有些怯怯,嘴裡抿著的話緩緩的述說...不知是錯覺還是...

 

燿希斯的頰上似乎微微泛紅。

 

「...」難得,這幾乎是他首次拉扯著他,首次與他輕聲的說話,而那話語不再是道歉和慌張。睨著他的金瞳,說不出話。收回了視線,他望著身旁的人,「你很累嗎。」

 

「唷,燿希的面子可真大,你這是變臉還是翻書。」他輕笑,嘲弄更是厚重,「每天二十四小時待命,你說能不累嗎?」

 

...不問被調侃、問了也被調侃,他還真不知道艾德溫究竟是怎麼和這孩子相處的,「...你去休息吧,這裡有我。」但是再多的困惑也沒讓他多起興趣。凡斯汀嘴裡說著,卻也不可否認,的確,默迪恩臉上的倦容是只要稍稍專注一點,就能發現那些憔悴。

 

「...」頓了一頓,「那就讓給你了。」他接著說。「吶,燿希,我們說好的,別再說溜嘴了喔。」臉上的笑意親切,嘴裡的叮嚀鮮明;他從凡斯汀的身後探頭望向床上的燿希斯。

 

聞言,燿希斯不能懂對方的告訴,「可、可是...凡斯汀少爺不是艾德溫少爺啊...」就像是再強調著自己沒說溜嘴一般。

 

「不管是誰都不行。」「好好休息吧,一會兒再來看你。」一句一句至最後他結斷了話題,「有什麼就叫我一聲。」交代一旁臉色更凝重困惑的男子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

 

順手也將那門板闔上。

 

躺靠在門面上的軀體變得有些沉重,「這個小毛頭...才交代過別提的。」像是忍耐著許久的汗珠掛在頰上,面上的表情不僅憔悴蒼白,更多了恥笑和疼痛。

 

 

 

 

 

看著被帶上的門板,凡斯汀的表情沉重,他看起來的確是不太對勁,「默迪恩怎麼回事。」沒收回視線,直到他緩慢的坐上床沿才將俊臉面向那擔憂的表情。

 

「...燿、燿希不清楚,但只要默迪恩少爺來看燿希一次,下一次再過來的時候表情就會變得很累。」腦海裡想著一次次默迪恩越來越是憔悴的面龐,他的眉心收得就越來越是緊,「少爺...是不是...治療燿希讓默迪恩少爺太累了?」真摯的雙瞳直視著對方認真聽他的金眸,已經好多天了...但因為答應過默迪恩不能向艾德溫談起,所以一直沒能得到讓他放心的答案。

 

「...」「...別擔心,艾德溫會解決的。」望著那雙瞳,他終究沒法回應確切的答案...但唯一,他能讓他放心一些...,艾德溫他會知道的。「這不是你要擔心的,既然吃了藥就好好在睡一會兒。」雖已經好轉許多,但臉上的氣色也不比默迪恩差。

 

心疼著他的手有些猶豫卻忍不住撫上了他的面龐,這舉動也著實的讓對方一愣,「像默迪恩說的...若是你能喝人血的話就好了,至少身體不會到現在都還這麼虛弱...」「明明年紀大奧兒很多,身型卻沒差多少。」蹭在頰上的手十分輕柔,覆蓋住的溫度更是溫和。

 

...「少...」啟了唇,臉蛋上不自覺的淺淺潤紅。

 

「假若我喝了人血,你再喝我的血這樣能吸收到嗎?」

 

呵護...甚至讓他說了這種荒唐的話。

 

「不要。」而他,駁回了他的荒唐。小手更抓下他的。

 

「...」看著為了拒絕不惜與他觸碰的手,他揪起眉心,「為什麼不要...」「...這麼討厭我嗎...就算當作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也...」「如果是菈魯...你就會接受嗎...」忍著氣、忍著痛,現下...他很能向他表達內心所想的。

 

只是,這些吐露是否反會為對方帶來壓力?

 

打從早上菈魯家的管家來探訪時,貓兒臉上的表情他就沒有漏看。面對著尤里斯的來訪他有多高興,在耳聞尼爾不便出門後...那臉上的表情又有多失望。

 

他並沒有這麼遲鈍。

 

 

「...」看著對方又在哀愁的表情,他不解,但...「...為什麼呢?為什麼主人總要和尼爾主人比較呢?明明是兩位不同的主人啊,為什麼總是要這樣比較呢?」「燿希...燿希不過是不想再在您身上留下傷痕。」就算傷痛好了、不疼了,這麼深刻的痕跡怎麼可能不留下什麼。

 

可,後段的話他卻什麼也聽不進耳裡,「你...」那撐大著瞳子幾乎不能置信他嘴上的說詞,「你喊我什麼...」被他拉下的手有些激動的握上他的臂膀,收緊卻不失控制的力道。

 

「...我、燿希喊您...主、主人...」得到對方的反應,他不清楚這是生氣抑或是高興。直到那一聲衣物的磨擦,將自身收進了他的懷裡。

 

那溫暖...

 

「...主、主人?」被收在懷裡的燿希斯怔住了身子,更困惑著凡斯汀的一舉一動。「...」「我...我還以為再也聽不到這句話...」對於孩子的話,他除了感謝沒能有第二句形容。

 

 

那像是要將他揉進身子裡的力道,越緊就越讓他感到溫暖。

 

 

 

 

 

還可以相信吧,他還可以相信吧?眼前這個擁抱著自己的人。

 

* *

 

 

那長長總是批蓋在身上的披風,不像往常隨著腳步形成的風恣意飄動,只是隨著腳步上的沉重緩緩拖行;骨子裡單薄的體力支撐住的不只是那快要無力的雙腿,還有那支承載著疼痛的右手。

 

那藏在手袖下的玉手有著偏近皙白的膚色,漂亮的膚色卻鮮明的突顯出上頭醜陋的紅紫色斑點;那好像屍斑一樣的紋路,深深刻刻的往手腕上延伸...甚至從頸部就能看出一點端倪。

 

「求你了...再支撐一下...只要休息過後...休息過後就會褪掉了...只要再支撐一下...」蜜唇之中不斷的吐出自語,那話像是在對誰請求、那話像是在對誰祈求。

 

顫抖的左手緊緊按壓著右手似是要將皮膚撕裂開的疼痛,他勇敢的咬緊下唇沒讓眼眶溢出半點淚液,頰上有的...不過是因為忍耐而逼出的冷汗。「...至少...在哥哥回來前......」

 

只是,誰也沒聽見他可憐的乞求。在抵達床鋪以前一個狠心的踉蹌讓他無力再支撐住身體的重量...攤趴在地上的他,不停發顫「...哥哥...哥哥...求您...求您再晚一點回來...」「...給我點時間...再給我點時間...」

 

 

 

這麼醜陋的樣子...

 

這麼讓您心碎的樣子...

 

無論如何都不想讓您看見啊......

 

 

最後最後的一點知覺、最後最後的一點意識,只能無助的讓一片黑暗吞噬。

 

 

淚...

 

  終究不爭氣的從眼角在臉上劃開一道痕跡。

 

 

 

 

 

 

--之二十二-- S.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