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tabou § 之二十一

 

※ 『女性向。BL性質』

 

 

  那不是甜言,也不是密語。

 

  那是最發自內心深處的語言。

 

 × ×

 

 

  突然的寧靜讓他愣了好半晌,小腦袋還在擔憂著那些什麼討厭的事之餘,就那麼一瞬間,他止不住身體最自然的反應,即使小手已經因為那發疼的關係而撫上,他還是掀開了被子,讓腳貼在冰冷的地毯上。

 

  一步、一步的。依舊刻意放輕的腳步慢慢挨近了那熟睡的身影旁,複雜的情緒始終讓他摸不透這男人所釋出的一切,謊言也好、溫柔也好…他真的不知道他曾經所相信的到如今,他還能夠相信什麼。身體的疼痛讓他皺眉的緩緩倚靠著椅子,很輕、很輕的再讓身子的上半身用著扶手撐著,微微的吃力喘息。

 

  「你不該再離開床的。」

 

  那一聲應該還是熟睡狀態的人,從他沒注意的時候從頭的上方傳出,他先是一愣,原先撐著扶手的手就像是做壞事一樣,不自覺的讓他收回了手,「呃、謝、謝謝…」然而感受到雙手臂下的支撐,這讓他有些尷尬也有些羞澀的別過頭。「咦?少、少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身子突然被人騰空抱起,他想掙扎卻被制止,被那沉默的眼神說服了。

 

  將燿希斯輕柔的放置在床上後,「…好好躺著吧…」躊躇了一會,像是決定好了什麼似的,「…我去別的房間,你比較安心吧。」那一抹苦澀的嘴角流露而出,大手重新拾起了被子替燿希斯蓋上,不該有再多留戀的轉身,卻因為手腕上的溫熱而怔愣而停步。

 

  有那麼一瞬的時間,他以為這是一種挽留,但是…怎麼可能呢?

 

  「……需要什麼嗎?」是阿,怎麼可能呢。

 

  他發誓,他沒有漏看那抹苦澀,但是也沒辦法解釋自己抓住那大手的手。「我、我…」介於放與不放之間的猶豫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隨著身凡斯汀的轉身,下意識的挺直了身,抓握的小手收緊了力道。

 

  看著那因為看著自己而有所驚嚇的身子,「我該拿你如何是好…」進退兩難間的躊躇使他哭笑不得,太近讓距離更為遙遠、太遠又讓他怕他再次離開自己…他該怎麼辦才好?慢慢的、慢慢的跪在床沿邊,他反握住那小手沉淪,「我到底…該怎麼做……」焦躁的不安和不斷的受挫…讓他漸漸迷失他所堅信的。

 

  從出生開始,他身邊的一切就是權威的世界,即使污穢也要踩著別人的屍體直到最頂峰--這就是他在賀道名家的認知。

 

  然而他的權威,卻不斷的將他最珍惜的東西拼命往外推…所以,他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同樣無助的燿希斯,任由凡斯汀捉握自己的手。不是他不說什麼,而是同樣的因為凡斯汀的話語而有所動搖。這幾天,他確實有一點點的感受到凡斯汀的不同,可是,他已經分不清凡斯汀所說的是真是假了…

 

  但是,有一個問題,他真得很想知道。

 

  「少、少爺討厭燿希嗎?」所以才總是處處針對他、處處讓他為難嗎?但是他又害怕真的從凡斯丁口中得到討厭他的證實,就像是印證那些不斷從他人口中聽到的討厭。是的,他是討厭眼前這自私又任性的大少爺,討厭他讓自己離開主人的身邊又不准他回去…可是他內心卻比起他的感受,他更怕自己是因為被討厭才會淪落為這地步。

 

  所以即使害怕,他還是想知道答案,要是他真的這麼討厭自己--這樣他就更有理由離開了吧。

 

  感受到那隨著語氣而收緊手的力道,更讓他的無助增添枷鎖。「我沒有討厭你…從來…沒有……」他沉重的、沙啞的說著,就如同他始終低著頭一樣,卻又因為他怕那視線對上又只是惹得對方的卻步,這讓他感到沉重又不安。但是要是能讓對方心裡好過一點,要他說幾次他都願意。

 

  「是、是嗎…太好……」聽到那心中與認定的答案相反,不知怎麼的,讓他有些喜出望外的感受,更揚起了嘴角上的笑意。

 

  察覺那聲音逐漸變小,驚愕的馬上抬頭一探,進而發現那沉穩的呼吸聲,他有所恍然的一笑,原先的緊繃感也跟著化無。

 

  這樣是不是代表,他更接近了一步?

 

  騰出手,是猶豫也是掙扎。停在頭上的手還是收了回,「晚安,燿希。」卻也發現他離開不了。他苦惱的不知所措,「我真的該拿你如何是好?」那小手就那樣緊緊的抓著他的手。不可否認的,這無心的舉動讓他的內心竄過一陣暖流。大手貼上小手,臉頰愛憐的蹭著,最後一起平放在床上,就連他的雙手和頭也跟著趴服在床上。他看著熟睡的臉龐,這一刻是說不出口的欣慰

 

  所以,他可以自私的當作這是不要他離開的意思嗎?

 

  所以,他可以…待在他身邊吧。

 

 

  他可以…自己這樣的想吧。

 

 

 ×

 

  撐著斷斷續續的睡意,隨著勾著艾德溫的手臂,兩人的步伐各自顯得稍有疲倦的回到房裡。

 

  「哥哥真是不解風情呢。」大剌剌的依偎在人家的胸懷裡,嘴上卻忍不住的調皮。

 

  無奈的看著懷裡的人兒,難道他就不能好好的休息嗎?「那是他自找的。」更何況,要是能夠更加速他的改變,有什麼不可。

 

  「說的好像你很了解似的。」似笑非笑的嘴角藏不住惡趣味。要說到改變,他這位哥哥不也是改變了不少嗎。想起小時候的艾德溫和現在的艾德溫,確實有著明顯的不同,但是相同的還是……「好痛!」因疼痛而自然反應的手貼服在額上,那不解的銀黑眸就這樣呆愣的看著主使者。

 

  看著那眼眸中透露出的為什麼,頗為更讓他無奈。於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拍了拍默迪恩的頭,「快睡吧,不想讓燿希覺得愧疚的話。」雖然有一度的相信,懷裡的人兒肯定會拿後者來威脅,「請你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摟進的溫暖,總是令人愛憐的不想放開。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慢慢的習慣了這樣的親暱……慢慢的習慣了有默迪恩在身邊的感覺。

 

  「知道啦!」順著摟進懷裡的溫柔,埋沒在這溫柔裡的的幸福感讓人沉醉。

 

  聽著那一如往的調皮回應,心裡鬆下一口氣。「明天我會去奧斯那一趟,你可不要亂來。」想起收到查吉的通知,他先知會一下默迪恩。「因為還要回去拿資料,所以一早就會出門了。」心裡稍稍的盤算了一些事,應該也不會太快談完的樣子。

 

  「會很久?」默迪恩沒有抬頭的問著。

 

  「我盡快處理完回來陪你。」額上的一吻代表著忠誠;就像是騎士對國王宣誓一樣。

 

  不語的回擁代表明白,「不用擔心,這有查吉跟羅德在,沒事。」就像是看穿了艾德溫所想的一樣;就像是安撫自己一樣。「快睡吧,不是還要早起嗎。」頑皮的拉緊了被子催促。就這麼簡單就好。

 

  「……晚安,默迪恩。」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著默迪恩的態度,他還是將話語收近了心底。

 

  「晚安,哥。」

 

  熄滅掉的燭光失了原先的明亮,取代而之的黑寂顯得有些淒涼。儘管懷裡的溫暖是最真實的存在,內心慢慢疏遠的卻是看不見的關係。

 

  閉上眼睛的艾德溫在心中不斷的納悶也不斷的問自己,那些沒有脫口而出的話語總是巧妙的被那細心的人迂迴而過,使得他僅能鎮定如一的應對,卻找不出更好的相對應方法面對。而且…要說默迪恩有什麼地方不同的話,就只是在一些小細節上開始讓他捉摸不定外,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其實並沒有所謂的改變,因為打從一開始就一直沒有變--沒錯,他們無論內外來說,一直都是作為埃澤家的兄弟之稱。

 

 

  那麼,他們之間所謂的變質是什麼?

 

 

 ×

 

  他就這樣站在原地,右手還放在門把上、左手還捧著冒著熱煙的湯碗,那是為了病癒剛醒的燿希斯所準備的,所以他更沒想過在他再次進入房後,看見的、改變的畫面已經讓他心情上增添喜悅,但是同時也掩瞞不了心境上的擔憂。

 

  「你還要愣在那多久?」

 

  另一道沒有起伏的嗓音牽引了他的思緒,他緩緩的轉頭看著來人。「哥。」察覺查吉要進房而退後了幾步讓他能入,然後也跟著進入。在他將手中的東西擱置在桌上的同時,他也看著查吉一入房就往櫥櫃的方向走去,並從中拿出了一條毯子,無非就是準備披掛在主人身上用的。

 

  「做什麼?」手一邊調整床上以及床邊兩人身上所覆蓋的被子及毯子,就深怕自己一個不留神讓兩人著涼了,卻也沒漏掉那一直尾隨自己的視線。

 

  「只是覺得湯冷掉又可惜了。」勺著碗中的湯,那像是在玩樂一樣的舉止與臉上的笑意相反。

 

  忽略那惡趣味的話題,在檢視完成後,也不想再多說什麼,逕自的準被拋下羅德離開房間。見狀的羅德只是笑笑的重新端起那碗熱湯,「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呢,哥哥。」就在邊關門的時刻邊吐露。

 

 

 

  逐漸改變的關係,即使逐漸的慢慢樂觀化,其實背後卻也隱藏著最最容易讓人忽略的傷害面,最脆弱、最不堪一擊的心靈。

 

 

  ××

 

 

  我們不曾宣示過什麼,也不曾奢望過什麼。

 

  就只是想,簡簡單單的過生活罷了。

 

  然而現實面來說,對於我們任何人而言,

 

  --那終就只是得不到的自由。

 

 

  ××

 

 

  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愫,漸行漸遠的距離是一種巧妙又詭計的誤會。人們最貼近的心靈是最純真、最潔白的,同時卻也是最擅常被利用的道具和謊言。

 

 

  ×

 

  得到奧斯應允後,他不語的目送主僕二人的離去。是阿,事到如今這地步了,他也…沒辦法了吧…

 

  低望著手中各自的物品,一個放入一個飲入,那緩緩感到輕鬆的身子讓他牽起了笑意,「逃不掉了吧…」不…他其實早就不想逃離了,不想逃離這純粹的溫柔、不想掙脫這真心的呵護,他只是一再的用任何偽裝和理由抵觸著、抗拒著,因為他不能…他是個不能夠擁有那情感的小丑。

 

  阿…打從遇上奧斯的那一刻起,他早就是輸家了吧。

 

  憶起那初次相遇的石子路上、憶起那日對手的彼岸花上--原來,他一開始就輸了。

 

  「咦?」手背上感受的溫熱讓他反應的低了頭,在摸上那漸漸恢復潤澤的臉頰。「呵…」從未輸在任何任務上的他,這次真的輸得徹徹底底了。輸給了那看似天真卻透徹一切的主人--奧斯‧席尼拉。

 

  平下的心靈,逐漸蒙上一絲睡意,將手中飲完的水杯擱置在床沿旁的矮櫃上,沒有任何偽裝的表情勾勒著最真實的笑意,稍稍的挪動了身子,重新蓋好了被子,今晚,就讓沉醉站時麻痺自己吧。

 

 

  ×

 

 

  舉手投足的輕盈,就像是訓練過的、就像是保護著似的,手擁抱著的人是他視死如歸的重要,所以才會想要那人眼中只有自己、那人眼中只有自己、那人想的只有自己…他是忌妒的,但又能如何?他只能在替他叫屈的私底下為自己伸張,卻不敢明目的為自己叫屈。

 

  從他第一眼對上那雙殷紅後,他就知道,這個人他要守護一輩子,就算是他死了也一樣。所以當他看見那雙殷紅的停留偏了之後,他所不能忍的也只是忍住,即使不善隱瞞,他還是會不斷反駁到底,因為那是千不該萬不該表現而出的占有。

 

  「在想什麼,想這麼久?」看著那臉部表情不斷變換、手邊工作也沒停下的僕役,說有多有趣就有多有趣。但是呢,提供娛樂的應該是另一人才是。

 

  「沒、沒有。」就算有也不會說。

 

  有意無意的瞥望,猜是不會有任何答案的,他也不會再繼續逗弄。「不用忙了,你也去休息吧。」小手揉著帶著倦意的眼皮,啟口輕輕的命令著。

 

  「是。」仔細的檢查門窗、火爐…無一為了自家主人著想的地方,他總是會更用心思去注意。每一動作、每一步伐都牽引著那與腰間束帶上的刀鞘上的鈴鐺聲響。

 

  「晚安,青。」

 

  「晚安,小姐。」

 

  手端著燈燭,熄滅了那唯一照亮房間的燭火,隨著關上門扇的那一個,他輕輕啟口。

 

 

 

  ×

 

  溫熱的片刻,那是一種悲喜交加的短暫。雙面鏡下的眾人,誰都知道該用那一面去面對誰,然後用著謊言去圓謊,不斷的惡意循環的結果就是傷害交換傷害。沒有誰是善良不生氣的,那只是一方容忍著一方罷了。說謊的人還在自得其樂時,其實早就一步步的邁向那毀滅的懸崖之路,直到察覺沒有後路可退了,除了願意接受對方的條件之外,剩下的路就是在往後一步--死。

 

 

  ×

 

  充滿著華麗晶亮的宮廷裡,那總是一身琳瑯滿目的垂掛物在身上的人,這次卻意外沒有披掛卻慵懶的趴伏在床上享用著傭人的按摩。

 

  「殿下。」

 

  管家尤慢步的走進床沿邊點頭示意著床上的人,後者便對傭人揮了揮手表示退下。「說吧。」他緩緩坐起了身,大手慵懶的從額頭往後撥弄髮梢,「如何?」

 

  「雖然內傷還是需要一點時間復原,但是有著埃澤家二少爺的照料,相信肯定會比預料還要來的更快好。」

 

  不同於尤的訴說內容反應,尼爾只是若有似無的摸了摸下巴像在思考什麼似的,「埃澤家二少爺…」他記得沒錯的話,賀道名家的二管家醫療方面也是很在行的,既然請到那埃澤家的人…那表示傷的真得很深。

 

  「殿下,要前往探望燿希嗎?」看著殿下臉部越來越猙獰的模樣,尤大膽的提出建議。很快的,就和料想中的一樣,那飛快的拒絕口吻沒有一絲猶豫。

 

  「我去了也只是站在一旁而已。」況且,去了之後,他沒有把握可以忍著不把那令他憐愛的人兒帶回。他好不容易…放開了手。

 

  忍著的椎心之痛,只是不斷的在回味的那一次又一次從離別中留下的傷痛。

 

  第一次,是因為他沒有任何力量所以失去;這一次,空有一身力量卻只能拱手讓人…叫他怎麼服、怎麼不痛?

 

  「幫我帶個口信過去就好。」一個倒臥,又是恢復那準備按摩的姿勢。

 

  「是。」除了回應之外,也重新叫喚了方才退下的傭人回來。禮貌性的先欠了身表態離開。但是鐵了心腸的堅決,看在尤的眼裡滿是心疼。看殿下的模樣,想是又勾起那塵封往事了吧。

 

  沒有多談的交流,多年來的照應下的默契,讓兩人之間巧妙的對應上。卻同樣為這不語交流背後,更增添了那層出不窮的悲傷。

 

  心裡想的無一不就是那他親手放開的人兒嗎……他早該猜到的,他不會是屬於他的。因為他只是需要他、利用他而已,所以一開始就沒有挽留他的理由…

 

  「退下吧。」冷調的命令讓傭人微之一愣後欠身離去。

 

  僅剩他一人的空間並沒有因為少了傭人而顯得寂靜。

 

  「燿希…」

 

  曾經在懷裡的溫度、曾經在耳邊的叫喚、曾經在眼中的凝望,曾經的曾經以成過往,他所留念的就是從傷痛中尋找那一絲的小小幸福。

 

  「莉莉亞…」

 

 

  不同的兩人,卻讓他承受了同樣的痛。

 

  他只是想要擁有那曾經的幸福時光而已……

 

 

  ×

 

  迂迴的思慕,看似近在眼前卻隔絕萬里,如同忠言總是逆耳的名言,正確與錯誤之間夾層著雙面鏡,透悟真理的人,究竟屬於天使還是惡魔?

 

 

 

 

--之二十一-- P.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pireb1ood 的頭像
vampireb1ood

* 月 默 夜 默 *

vampireb1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